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2-16 10:21:04  1822167
东姑再因阿比丁‧国会和公民社会:人民的声音?
言路

大马的议会民主制应该是广泛和多样化经验的遗产:西敏制传统,国际上的最佳典范和宪政主义的地方叙事,涵盖了1326年登嘉楼铭石中所记载的初期的法治精神,森美兰州的选举和分权习俗,以及马六甲法典的促进自由贸易繁荣。1963年在现在的国会大厦召开会议时,第3任国家元首就希望“这座建筑物象征着为我们最高的民主理念。 ”

近年来,大马公民社会的地位和影响力不断增加。在过去十年中,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所(IDEAS)与政府部长,政党,公务员,学者,学生和广大民众建立了关系。我们的研究课题包括反贪污,资产申报,资讯自由,医疗保健,产权,运输,航空,政府关联公司改革,设立机构,粮食安全,能源,东盟,当然还有儿童与难民的权益,特别是通过我们的两个特别计划:设立IDEAS学院为弱势学生提供国际普通中学教育文凭考试(IGCSE)课程,以及成立IDEAS自闭症中心为自闭症儿童提供早期护理干预。

我们与政策制定者分享过很多这些经验,我们的许多建议都出现在大选宣言中然而,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可以把成绩归功于自己:许多组织从不同角度提倡类似改革,其他课题包括保护地方社区,地方环境,性别平等和动物权益此外,上市公司,教育机构,慈善基金会,体育协会和文化团体对公民社会的兴趣也开始增大。从支持原住民社区到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自第14届大选以来,公民社会将会进一步加强成为大马民主的永久特征。最近设立的国会特别委员会具有立法审查作用,让外部利益相关方能够以有条理的方式与议员互动,这是迄今为止没做过的事情。

但是,我们不能以为所有课题可以在公民社会里达成共识当然,肯定在方式上存在差异 - 举例来说,可负担房屋是自己由政府承建,还是通过私人公司以财政奖掖方式兴建 - 而且大家对国家也有不同的愿景。我们阅读着相同的联邦宪法,有些人看到了分裂而不是对团结的渴望。

然而,民粹主义的崛起以及对传统制度和国民团结的挑战是全球性的现象:最近几周,美国,英国和欧洲,尤其是法国都可见一斑尽管如此,上周六在巴黎举行的集会比吉隆坡的还要暴力,我们的示威者是在庆祝政府决定不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

碍于民众压力,承诺出现转弯,展延或淡化处理,该决定只是其中之一。因此,虽然大马在民粹主义洪流中逆势而上的选择了承诺体制改革的政府,但对这些努力的反对声浪也是巨大的。

在越来越多公民社会要求政府履行其大选宣言的承诺的同时,也有其他人要求政府放弃它们。正面影响是,有争议的问题就必须公开辩论将会成为大马民主的特征。

负面影响是,这样的激情可能会转化成为仇恨并让暴力的威胁浮出水面。让制衡机构舒缓这种情势是必须的。

从长远来看,公民教育一定会发挥更大作用,以让每一位公民都能理解联邦宪法的文字和背后意图,我们拥有现在机构的原因,以及他们作为公民的角色和责任。教育部长已经表明打算通过学校解决该问题,但国会也可以发挥特殊作用。特别是,至少在没有议员叫嚣或被驱逐的情况下,让学生参观国会并认识国会的运作。

事实上,这还能让下议员和上议员有机会表现出,他们理解国会议员的角色是必须超越政党党员的身分的。如同首任国家元首在首届国会会议上的御词中所说的, “我们敦促你们在为国家服务的最高精神下履行立法者的责任......永远要记住你们是所有人民的代表,无一例外......成为最亮和最好的民主灯塔”。

国会和公民社会,两者都声称代表人民的声音,应该共同努力实现这一皇室的命令。

(摘录自作者在下议院举办的演讲者系列讲座上的致辞)

作者 : bslim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阿比丁思·作者:东姑再因阿比丁·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创办人·2018.12.16 2018-12-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