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1-06 20:02:44  1828305
【编采手记】黄俊麟·没有必读的作家,只有错失的遗憾
文化空间



岁末清假,原本想离城外出走走,但因为车子冷气故障送修,兼逢周末连圣诞节公假,车厂工人修一修又休一休,前后竟费了5天,行不得也哥哥就只能宅在家里了。时间突然多了出来,但能做的事却很少,掐指算来,也只是家居大扫除、整理书柜、重读几本旧书而已。

书柜整理了5格的翻译小说,尚未完成,主要是因为翻出的旧书虽都看过,但有许多本是忘了内容的。旧识犹如初见的新人,显然当时读这些书时并无特别深刻之处,看过即忘,理应弃之可也。当然我读书向来不很用心,随意阅览不求甚解,因而辜负了一本好书也是很有可能的,于是兴起了“何不重读再决定保留或淘汰”的念头。

我没算过从5格书柜取下来的书籍有多少本,重新把记得内容又喜欢的书本整理归位后,暂时堆放在地上的大概还有八十多近百本是计划要重读的,那大概也够我看一整年不必买新书了,若人人效法,我从事出版卖书的朋友大概会高兴不起来。但再怎么废寝忘食,扣除营营役役不得不为稻粱谋的时间后,一年能读的书数量大抵也就如此,想到新的一年里还有更多好书、新书后续有来,内心就恐慌焦虑不已。既然逝者已矣,来者犹可追,那为什么还要费时重读呢?

这真是大哉问!以个人来说,重读除了把过去读过的再读一次,可以获得新体会;以时代的角度而言,回头阅读过去了不起作家的作品,也是一种重读──追循前人走过的痕迹,发现他们开创的途径,累积的智慧高度让我们轻易就开拓了自己的眼界,看见更远的风景,何乐不为?

前一阵子金庸辞世,脸书有人唏嘘今识大侠者几稀,便有不以为然者回问:不读金庸,又有什么问题?

不读金庸,身上既不会少一块肉,没有任何损失,钱包也不会多一分钱,增益什么具体的好处,日子还是照样过,当然没有问题。但按这样的说法延伸下去,不只不读金庸没有问题,把金庸的名字替换掉,不读其他任何作家,甚至不读书、不读历史其实也完全没问题,人只要往前看、活下去就好,其余都是庸人自扰,一切都是虚妄。

2018年离开人世的作家除了金庸,还有饶宗颐、李敖、二月河、李维菁、奈波尔等,原以为就这样了,却在最后几天传来艾默斯.奥兹(Amos Oz)也赶上了死亡末班车的噩耗,不禁要暗骂一声“真是够了!”去年读了他3本2017年出版的中文版小说,整理旧书发现很久以前便买了皇冠2005年出版的《我从你逃向你》,书上的作者译名是“阿默斯.奥兹”,也一并在休假时重读了;缅怀一个作家,最好不过就是重读他的作品。至于奥兹是谁,请自行询问谷歌大神,恕我就不费笔墨了,简而言之,这是一位不容错过的作者,至于错过又觉得没问题的人,其实并不知道自己错失了认识一个精彩世界的机会,却毫不觉遗憾,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写到这里,才发现自己写的其实是一篇悼文。再见2018!

作者 : niki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黄俊麟(副刊主任)·2019.01.06 2019-01-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