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1-29 18:28:59  2005350
刘惟诚.真正的考验在士毛月
纯粹诚见

金马仑补选顺利落幕,希盟的败选虽在意料之中,但这毕竟是变天后所举行5场补选中的“首败”,还是很令希盟领导层和支持者揪心的;至于国阵,虽然胜选也属意料之中,但这毕竟是其遭遇509灭顶之灾,以及补选四连败后的“首胜”,所以还是让国阵领袖和支持者欣喜若狂的。尽管朝野对补选成绩的感受相异,但民间的反应倒是相当一致,不是因为满腹怨气而高呼希盟活该败选,就是对未来展现满满的忧虑。


希盟败选的原因,不难理解,因为选举讲求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希盟在金马仑却是一直占不上优势。天时者,即目前是农历新年前夕,作为希盟主要支持力量的游子不会提早回乡投票,所以游子票少了一大部分;地利者,国阵在垦殖民和原住民集中的日莱区耕耘多时,平常都会穿梭在各土著村的街头巷尾,熟悉选民分布,希盟提名日当天造势队伍连路都会走错,看在土著眼里得啖笑;人和者,是因为国阵和伊党的合作,而令土著票数更为集中。


希盟的失败,就是缺乏天时、地利、人和,而他们在这方面的劣势,就刚好是国阵的优势,也因而胜负趋势明显,促成了这次“首败”。当然,对于国阵“首胜”,民间也是忧心忡忡的,因为该补选出现了巫统和伊党的“直接合作”,虽然两党在去年举行的双溪甘迪斯和斯里斯迪亚的两场州席补选中已达致某程度上的默契,但伊党这次所给予的配合度是最高的,其副主席端依布拉欣甚至亲率党员助选,合作方式比过去任何时候更直接。


对国内一些舆论来说,如果巫伊两党真的把金马仑当成是巫伊合作的实验场,那这场实验无疑是成功的,因为有赖于伊党的积极助选,国阵吸纳了原本属于伊党的铁票,再加上一些不满希盟政策而倒流的选票,就促使国阵迎来了久违的大胜。这种形势代表着什么呢?在野,当然是有机会促成巫伊两党正式结盟,让两党的种族和宗教性变得更强,今后只需专注拉拢土著选民,不再需要顾忌非土著,因为他们知道,谁能够一统土著世界,则布城就是谁的。


在朝的又怎样呢?众所周知,希盟目前在土著世界中仅吸纳30%的支持率,其所掌之政权并不算稳定,希盟领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若巫伊合作成真,则希盟要在下届大选中连任的难度会更高,因此由首相马哈迪率领的土团党今后会更为专注经营土著议题,而为了要吸引更多土著选票,其种族性也会随之变得越来越强。当然,在这样的形势中,朝野联盟中的非土著成员党,比如行动党和马华,则地位和处境会越来越尴尬,最终搞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当然,对非土著来说,情况是否真的会变得那么坏?而对国阵来说,巫伊合作后形势是否真的会那么讨好?其实,对此我有所保留。尽管政治种族化的忧虑确实有其根据,而我也同意这也会是最终演变的其中一个结果,因为无论怎么说都好,土著选票确实在金马仑被稍微“统一”了。还没有正式结盟就这样,如果正式宣布结盟,华社不是要吃草?恕我直言,想吃草也还没那么快,因为巫伊合作的考验其实不在金马仑,而是即将举行的士毛月补选。


若稍微研究数据,你会发现金马仑补选的成绩,其实和509大选相比相差不大,尽管伊党之前所拿的三千多张票去了国阵处,但这也仅为国阵贡献稍多1.67%,即54.67%的得票率,而希盟相比大选时,所得票数也多增1.96%,即39.96%的得票率,两党票数皆有增长,而且差幅皆不出2%,虽然希盟得票增幅比国阵高,但当地的整体格局并未有结构上的改变,再加上补选的投票率低和主场优势,所以拿金马仑补选来断定华社准备吃草,是很武断的。


但士毛月就不一样了。除了是半城乡马来选区,还是巫统过去的堡垒,由土团党在本届大选以八千多张多数票从巫统手上夺得,不过若将竞争相同议席的伊党和社会主义党的选票和国阵统合,多数票也仅有七百多张,虽然有机会突围,不过希盟在这个议席占着上风,巫伊合作若真的如此靠谱,则国阵(或伊党)在士毛月的土著选票必定会回流,甚至能将执政党斩于马下,因此,巫伊两党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士毛月补选才是真正的考验。


(星洲日报/纯粹诚见·作者: 刘惟诚·私立大学讲师)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1-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