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07 17:54:35  2007385
刘惟诚.反贪是持久战
纯粹诚见

刚刚过去的戊戌狗年,是一个纷纷扰扰的年份。在迎来政权轮替之后,我们就随即迈入多事之秋,4场补选、国债、前首相被控、马中和马新纷争、朝野党争、国君辞职,甚至是部长吵架,媒体忙着应付、国人心情矛盾,大家除了心累,也只有无奈旁观。由于过去我们过得实在不怎么样,所以此刻迎来了全新的己亥猪年,大家对国内政局都会有一种想重新开始的期盼,因为政治毕竟影响民生,只要上面这堆大象一打架,我们这些小草就必定遭殃。

华人过年有个思想上的传统,就是新年新开始,过去的苦事烦事坏事,都需止于旧的一年里。传统新年歌《贺新年》里都有唱“岁月悠悠光阴如箭,回看往事如烟痛苦辛酸,希望从今年万事如愿”啦;再不然,另一首更家喻户晓的《恭喜恭喜》,不也唱“皓皓冰雪溶解,眼看梅花吐蕊,漫漫长夜过去,听到一声鸡啼”,这些都足以显示华人对来临一年的满满期盼了。你若问,那华社有何期盼?很简单,你看华人是不是很喜欢讲“恭喜发财”?不就是生活富足嘛。

当然,这种对生活上的期盼,其实并不止于华社中,因为所有人都会同样地期盼着,而这也是人类对政治的最根本诉求。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讲过,人是政治(城邦)动物,而政治(城邦)的存在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所以让国人对未来生活不抱任何期待,这就是政治人物或政党的完全失败,这种失败将让他们失去存在意义。所以,迈入猪年的我们都在等,等着政治人物给我们一个美好愿景,也在等着政府停止埋怨前朝,因为这已是狗年之前的事,做人要往前看,懂吗?

不过如果说狗年没好事,这对当今政府也是不公平的,因为经过这年的选战,我们发现了原来政府是“真的可以换”,而新政府在拟定一些政策和愿景时,确实会远比前政府更有魄力。远的不说,就说首相敦马在上周推介的《2019-2023反贪蓝图》,其所能给予的,就是一个看起来较切合民众更美好生活期盼的愿景。当然,生活成本的减低才是民众的最重大诉求,只是眼下希盟政府对此未有对策,但最起码这个政府还拿得出一套反贪愿景,也总算是聊胜于无。

因为众所周知,贪污是一个能直接影响民生的劣行,官员行贿过程中所刮取的民脂民膏,是一种会转嫁社会经济的负成本,因贪污而蒸发或催生的成本必然会转嫁到物品和服务中,从而影响民生经济、市场运作和政府效率,国人的生活同样也会因此而苦不堪言;所以若从长远计,确实会是国家机器里的重中之重,只要贪污情况能够及时被修正,则浪费、滥权情况减少,有助提高政府和市场的经济效益,民众的生活也能间接地从中获得改善(虽然所需时间较长)。

比如,相关蓝图中将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SIAP)转型为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的倡议,就很有前瞻性。警队是一个最贴近普罗大众的执法机构,拥有适当的武装力量,是国内除了军人以外,能够合法动用武力、枪械的执法机关,负责管理国内法治安全。掌握着这么大的权力,若无相应的强力机构对其进行监察,是很容易做错事的,不然,警队为何会成为国人心目中贪污风气最盛的政府机关呢?

当然,IPCMC并非是一个新构思,其早在阿都拉时代就已经被提出,只是因为当时遭到警队的强烈反对而胎死腹中,而这次旧事重提,多少代表着新政府有铲除贪污的诚意。然而,这个诚意还需要拥有坚定不移的政治意愿,而且必须持之以恒,再配合各种管道,比如防范教育、法规管制、惩治机制,以及举报系统,多管齐下才能够解决警队,甚至是官员贪污和滥权问题。换而言之,政府必须认识到,反贪是持久战,诚意有了,而现在我们就要看你们的毅力了。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