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08 19:27:46  2007752
​黄泉安.报告校长,他们太吵了
观点

廉航亚洲航空与机场运营者大马机场控股公司(MAHB)极像一对错谱鸳鸯,自2006年亚航移至吉隆坡国际机场廉航航站(LCCT)运作,直至2014年再次移至第二航站(KLIA2)操作,前后13年便因种种问题针锋相对,喋喋不休,现今感情恶化到必须互相诉讼。

最近,连手操控这两间公司大股权的公积金局(EPF)也出来喊话,呼吁两造重回幕后协商,私底下解决问题,避免对簿公堂。但忠言逆耳,两造仍像顽童继续叫嚣不休。

但最令人烦躁的,是民航商业管治单位大马航空委员会(Mavcom)尸位素餐,其所制定并于2018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最新乘客服务费(PSC)不被亚航看在眼里而公然违抗,不但禁音在等戏看,也没对违法者采取任何制裁行动。

我们先对顽童一:大马机场控股公司细数一遍。

KLIA2建设计划于2014年完工启用,被列为廉航枢纽。2017年KLIA 2曾举世闻名,因它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兄长金正男被人谋杀的机场。此外,机场建设完工期延误两年多,成本超逾预设顶线,前朝与当朝政府至今仍未对工程拥有者大马机场控股公司董事部与管理层进行审查和讨伐。

去年12月11日,机场控股公司通过子公司大马机场(雪邦)有限公司分别入禀法庭及通过司法途径,向亚航追讨总计3611万令吉尚未缴交的乘客服务费。这笔款项,是包括法庭诉讼的940万令吉与共计2672万令吉的传票状。

马机场控股公司强调,乘客服务费(PSC)是由大马航空委员会制定并获国会通过及宪报公布,不是机场控股公司的自我决定。它指亚航拒绝遵照2017年生效的航空公司运营合约条款(COU2017),同时拒绝代为征收每月平均700万令吉的乘客服务费,势将影响新航空公司进入我国,同时重挫我国欲成为强大的航空枢纽的目标。

较后,大马航空委员会也对新海峡时报证实,KLIA2现有6家航空公司着陆起飞,即亚航、亚航X、菲律宾Cebu Pacific、新加坡的JetStar与Scoot,及印度廉航IndiGo,唯有亚航及亚航X拒绝代收乘客服务费。

因此,大马航空委员会这轮法庭诉讼与司法行动的关键点,是乘客服务费,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最终受影响者,是广大消费人,我们身为庶民不得不知。我当国会议员时,曾在2018年财政预算案辩论中提及这个问题,对它记忆犹新。

2017年之前,从KLIA2起飞的乘客服务费(东盟国家以外目的地)是32令吉,2017年之后升至50令吉,2018年1月又再升至73令吉。换句话说,一年之内连升23令吉,涨幅近46%!而此刻大马机场控股起诉亚航,所追讨的款项,正是这23令吉乘客服务费的累积未缴涨幅!

2017年最后一期国会会议,大马航空委员会法令进行修改并得以多数票通过,无论KLIA(全方位机场航站)及KLIA2(廉航航站)设施有何落差,乘客服务费照样划一。当时的疑问是,当你在廉航航站起飞,不能享受全方位航站的设施,却对乘客征收全方位航站服务费,是否公平妥当?

同年12月15日,国会议员潘俭伟(现为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曾发文告,申诉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调查已达致结论,由于马机场控股公司的无能,致使KLIA2建筑成本严重超支,建筑费从原定17亿令吉飙升至40 亿令吉,同时完工期延误两年多,因而背负了数以十亿计令吉的债务,而且偿还期将于2023开始计算。

当时潘俭伟认为,整个调涨机场税(包括乘客服务费)的举措,是前朝政府假借大马航空委员会的机制,乘机提高乘客服务费23令吉,主要是为了让机场控股公司赚取更多利润,铺盖KLIA2建筑成本的亏损。

潘俭伟发表上述立场时,他也是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成员,理论也相当吻合亚航所求,即廉航航站不应征收全方位航站的乘客服务费。如今他的立场是否已随时间和时空而改变,则暂时不得而知。

现在,我们再看顽童二:亚航集团的意识形态。

今年1月23日,亚航对外宣布,它针对机场控股公司的3611万令吉诉讼进行反诉讼,陈述亚航因面对KLIA2种种缺陷而运营,必须转而追讨约4.8亿令吉因运作蒙受干扰后的累积亏损。但截至2月3日,机场控股公司首席执行员拉惹阿兹米宣称仍未收到对方的诉讼文件。

同时,亚航宣称,它将继续拒绝代收乘客服务费的23令吉涨幅,因为乘客服务费暴涨,会造成机票昂贵,影响客流和旅游业。过后,亚航又向机场控股公司伸出橄榄枝乞求协商,但被对方拒绝。

其实,我对亚航的商德无甚好感。举个例,一路来,亚航售卖机票都有代表机场控股公司征收不同等级的国内外航班乘客服务费,然后在机票总费一起计算。至于亚航日后转交机场控股公司的代收乘客费数额,则依据航班出发当天的最终乘客名单(Passenger Manifest)计算。如果你误了航班没领登机票出发,你的名字就不会在乘客名单里出现,亚航也就依据这份最终乘客名单转交代收的机场服务费,但没包括没登机乘客的服务费。

个人经验,我曾多次误了航班,认命没有登机则我的亚航机票没得退款,但我没使用相关机场,名字也不在乘客名单里边,焉何不能领回我的乘客服务费?亚航有的是我的信用卡网购机票的个人资料呀!

最后,我要回头讲机场控股公司的运作。它是经济事务部长属下国库控股(Khazanah Inc)的主权公司,营业规模包赢无亏,因为他所管辖的39个大小机场的土地、硬体设施等资源,全是来自政府民膏,盈利进账是私有化,亏损则公众化然后向公家掏钱。

之前,大马航空委员会曾坦承,如果没在去年开始征收乘客服务费23令吉涨幅,政府每年则必须拨出6000万令吉来补贴机场控股公司!这完全印证潘俭伟2017年的爆料说法!

好了,为迎合KLIA2操作而设立的KLIA第三跑道(Runway 15/33)及停机坪,启用以来一直陆沉(术语叫depression),证明建筑期虽成本暴涨135%但素质令人质疑,今年伊始就必须局部关闭跑道以进行N次维修,几时完工目前未能确定。要问,负责机场硬体系统的机场控股公司,到时又要再向公家讨钱刮民膏了吗?

报告校长,AirAsia和MAHB实在太吵了,可以先拉出去打屁股吗?(但愿我的校长来自MACC。)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