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03 11:00:00  2008461
最强化妆师叶强明(Yooyo):一张不完美的脸才最美,最自然
非常人物

叶强明说,幸好他的母亲让他学了中文,才让他有机会到中国,并认为这是命运的安排。(图:星洲日报)


香港著名艺人黄子华在栋笃笑里说过“卸了妆我还认得你叫化妆,卸了妆我不认得你就叫乔装。”让许多人拍案叫绝,也精准地点出“化妆”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而具备这双魔法之手的人便是彩妆师。


他们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神仙教母,只需要用“魔法棒”轻轻一点,就能让一个黯淡的人容光焕发。


他们也是艺术家,用人脸作画布,化妆品为颜料,画出了天马行空或奇诡瑰丽。


你是否能想像影后蒂尔达.斯温顿、周迅、陈冲和超模凯特.摩丝、刘雯、杜鹃等影视及时尚一线大咖的化妆师是什么样子?


脑里浮现出他应该是穿着大胆,走前时尚潮流的最尖端,各种鲜艳颜色的碰撞,非常引人注目的时尚先锋。


然而穿着白色T恤黑色长裤,戴着一条珍珠项链的叶强明(Yooyo)如约而至时,素净得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他说,他觉得这么穿好看,于是就成了他的标志性打扮,一如永远绑着马尾一身黑西装戴墨镜的香奈儿创意总监Karl Lagerfeld、齐刘海清汤挂面的时尚杂志主编Anna Wintour。


我想,这大概是从事艺术创作和时尚领域的特色。


从小就爱帮娃娃打扮


叶强明来自马来西亚吉隆坡的沙叻秀新村,从小就不爱玩具车,只想要山寨版的芭比娃娃,喜欢给娃娃梳妆打扮,甚至还会让它们穿上他亲手裁制的衣服,“把人变美”的理念像是与生俱来的基因,无需人教,无需人提。


长大后,他的模特就从娃娃变成人。


“其实20年前我妈妈一听我说要当化妆师,她就惊诧地问:你要给谁化妆?因为在她的观念里化妆师只有两种,一种是新娘化妆师,另一种则是遗体化妆师。”


初入行时,他确实也曾在婚纱影楼当过化妆师,但一个月后他就意识到这份工作并不适合他。


“很多准新娘为了让自己变得更漂亮,给我提出很多奇怪的要求。我会觉得她们误以为我是一个魔术师,而非化妆师。”


于是,他毅然离开婚纱影楼,转而到化妆品柜台当化妆师,这一行业带给他的收获,时隔多年后已受益匪浅。


“在化妆品柜台接触到很多不完美的脸,积攒很多经验,现在我会将完美的脸变成不完美,因为我认为不完美才是最美。”


他认为,如果一张脸“太完美”会显得没有灵魂,反而有一点点缺陷,才会有想像的空间,他也将这个哲学贯彻到创意妆容上。


“创意妆容是要带给人视觉冲击,本身就是不完美的,但是看起来也是很美。”


美,其实没有定义。

创意妆容往往能显示出他“不完美才是美”的生活哲学。


任何东西都可以是一张脸


叶强明最常接触的是人脸,除了在人脸上进行创作,他也会尝试用别的物品创造出一张脸。


在3年前,他开始尝试用各种不起眼的物品进行组成一张有五官的脸,这些素材可以是一卷厕纸、几朵花、电源开关、星巴克的纸袋等形形色色的物件和材质,他为这系列的创作品取名为“la_laface”。


“有些事情当你开始做的时候,有些人会觉得很无聊,但是你坚持把这件事做得极致,这件事情就可以变得可以聊。”


渐渐地,做la_laface成为生活的一部份,每当他到一个地方都会习惯性地东看西看,看什么东西可以做成一张脸,至今作品数量已经逾885张。


美,就藏在生活的细节里。


叶强明的创意妆容作品之一。



离乡背井后的海阔天空


2005年在因缘巧合下,叶强明接触到上海的业务,随后鼓起勇气提起两个大箱子勇闯上海碰运气,这一碰就让他在异国他乡落地生根。


“我觉得我还是挺幸运的,都遇到很多对的人,就不用走那么多的冤枉路。至今为止都没有遇到过太大的问题。”


他笑说,马来西亚人到哪里应该很快适应当地的生活,毕竟在国内接触了不同种族的人,知道如何应对不同的人,因此能迅速融入异国的社会。尤其射手座的乐观豁达和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更令他无暇思乡,品味乡愁。


当然,他也不像魏璎珞一样得上天眷顾大开金手指,一路通关无阻,他曾试过逐一到各大杂志社敲门自毛遂自荐。


有的人在谈及自己在异乡打拼的故事,总会述说自己的血泪史,反复提及自己如何不容易。叶强明也有过脆弱沮丧的时候,但他并没有提及这些往事,反而只是云淡风轻地带过。


“我觉得若是你越钻牛角尖你就会越不开心,你不开心做出来的东西不会好看。”


有想过电源开关也能是一张脸吗?



化妆师也是一种体力活


叶强明经常被问及的问题是:为什么那么多化妆师都是男性?


“因为化妆师也是体力活。我有两个化妆箱分别是普通妆容和创意妆容,一个平均重达28公斤了,对女性来说会比较吃力。”


他认为,男性化妆师和女性化妆师最大的区别在于后者会习惯性地将自己的妆容直接套在别人的脸上,而前者则不会。


而相比起为艺人化妆,他本人更钟情于拍杂志硬照的工作。


“拍杂志的妆容可以更天马行空,而且还可以看到当季或下一季的衣服,毕竟光看照片和看到实物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于他而言,这也是做事前准备功课的一种方式,以确保自己站在时尚潮流的最前沿。


此外,在网络还未普及的年代,他会时时翻阅时尚杂志参考妆容,为了节省空间,他还特意做了时尚剪贴本,还会把画好的彩妆草图贴好,这一习惯也坚持了9年。


叶强明是周迅的御用化妆师。



给陈冲化妆,像发梦一样



叶强明特意带母亲与陈冲(右)会面。



作为最接近明星艺人的工作人员,叶强明强调保守秘密是化妆师们必修的功课。


“我会跟他们吃饭、看电影,当然也知道他们很多的秘密。可是我们要学会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也不说,在适当的时候要保持沉默是非常重要的。”


他在最佳女主角们身上学到坚守自己的岗位、敬业乐业、不迟到早退、待人处事坦然大方、彬彬有礼。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


虽然他早已经习惯接触明星艺人,但遇到自己的偶像亦难免激动,脸上却依然要维持淡定端庄的笑容,他笑称久而久之自己几乎练就了可媲美影帝的演技。


“说到演戏,我在大银幕上真的客串过一个小小的角色。大家看过后还说我的起点特别高,因为跟我演对手戏的是影后周迅,那部电影的名字叫《我的早更女友》。”


只是带给他最大感触的人不是周迅,而是另有其人。


“30年前跟妈妈去茨厂街看过一部电影叫《末代皇帝》,这部电影让我知道一名叫陈冲的女演员。我觉得有些事情的发生无法预测,就好像我从未想过我竟然有机会给陈冲化妆。”


回想起第一次在上海为陈冲化妆的情景,他形容放仿佛像做梦一般,瞬间穿越了时空回到过去。


在2018年4月,他再次接到为陈冲化妆的任务,特意把妈妈带到拍摄现场见偶像一面并且合影了。


“当时觉得很不真实。因为我从未想过30年后,我竟然把《末代皇帝》里饰演婉容的陈冲介绍给我妈妈。”


“我觉得这一次的会面是最有意义的。我看见妈妈眼睛里闪耀着以我为傲的眼神,这也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画面。”





作者 : ​本刊叶洢颖、摄影:本报刘永发、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