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20 07:00:00  2011364
廖国平.领奖
星云

只要征文成绩公布,就是我烦恼的开始,学生得奖的情况两极化。要不干脆捧蛋;要不二分一、三分二甚至横扫奖项。在班级报佳音时,学生惊讶自己竟然会得奖,张嘴难拢,旁人报以掌声,道喜连连,祝贺声声,师生皆大欢喜。再像圣诞老人跟同事报捷道贺,教导有方,圆滚滚的眼球藏不住欣喜,隔着镜片泛着笑意,圣乐飘飘。

欢喜的心隐藏烦恼,烦恼之情暗匿喜悦。

颁奖地点多在远地,处在南部,注定飘向北方,看着吉隆坡、怡保、槟城、吉打,地点一个比一个远,看着公里数字,想着车轮在遥远的公路奔驰,4小时起跳的车程,堪比搭乘飞机出国的时间就觉得晕眩了。

还没神伤费用。

一个学生能有几次上台领奖的机会?何况得奖不易,时运到来了就这样让它从身边溜走,日后回忆未免苍白了些!想到这点就伸腰挺胸,奔走各处室,取得尊贵的签名,借到校车,再笑脸盈盈地询问同事可以当生命的舵手吗?同事眉毛左上右下,斜眼正视,喜忧尽在脸上,心里跟着阴晴,一句抱歉赶紧俯首致谢,转找贵人,心情再一次松紧。同事侠义助我完成心愿,那一刻心中石落下,笑容灿如莲花。

车位座无虚席,抵达会场,一群穿白色校服的学生走在一起,气韵流动,总会迎来好奇的眼光,来到报到处,表明身分,负责签到的年轻工作人员倏地抬起头,双眼闪过亮光,惊讶结巴地问你……你就是……廖老师?我轻轻点头。久仰大名,伸手紧握,上下晃动,在耳边常听到的名字此刻就在眼前,一时难以相信,像粉丝见到偶像,神情激动。学生事后说,以前听人说老师很出名,我一直当它是大炮,刚才看那个人听到你名字认你的表情,我真的相信了。夏天的虫可以经历冬天的话,它会知道冷的滋味。

你可以当它是大炮啊!我轻松地说。

暖流涌进心里

有时候会遇到评审相互调侃,我们这些还当什么写作指导员,开班授课,结果没有一个入围,奖项全部给老师的学生扫光了,还让我们活吗?以后找老师就可以了,笑声洋溢会场。我只是单纯带学生领奖,却意想不到享受另一类的欢乐。

颁奖礼结束时已近午夜11点,得追星赶月一路直奔南方,暮霭沉沉楚天阔,昏黄的街灯映着夜奔的车,无暇欣赏夜景,白天舟车劳顿,夜晚劳累来袭,两小时后我与同事换位,他一坐好扣紧安全带,头倾斜即刻传出打呼声,后座学生悄然无声,早已进入梦乡。我独自陪伴引擎声,犹如在江边独弹琵琶的乐手,月光微弱的洒下,驱散一点黑暗,我打了呵欠,强自专心驾驶,这令人想睡的夜!

突然车子随着尖锐的摩擦声强烈抖动,像大浪中颠簸晃摇的船只,被弹开,又再次碰撞,犹如机关枪子弹横扫,全车人惊醒,身边的同事高喊小心,减速,不要慌!慢慢来,伸出手协助摆正方向盘,稳住车子,我惊吓出一身汗,我大爷的竟然睡着,闵然不敏,带着10个人从鬼门关转一圈回来!看着左边的防护栏,立刻明白刚才怎么回事,平时对防护栏没什么感觉,当下却对它感激万分,没被阎王召去多亏了它。

“老师没事吧?”同事温柔地慰问。

“哦,没事。”我惊魂未定。

“要我开车吗?”

“不必啦,我可以。”我望他一眼,歉疚地说。

“我陪老师。”这倒让我更内疚了,他原本的好梦换来惊吓,还得陪我留意路况。

安全抵达学校,学生离开后把车子停放好。

同事开门时发现不易打开,使劲后开了,随即惊呼,哇,撞得很严重!我心中一凉,下车查看损坏程度,右边车灯爆裂,幸好没瞎,从车头开始一道凹陷的痕迹,像铁轨一直延伸到车尾端,讯号灯破裂,已经没法找到碎片像拼图一样拼粘回去,看得我触目惊心。

“老师,”同事嗫嚅地说,“我……把刚才拿到的400元奖金给你,替老师分担一点修车费。”

在苍茫的月色下,我看着损坏的车身,再望着同事温柔的眼神,夜晚微凉,感受着暖流涌进心里。

“不必啦,怎能要你负责!”我把他手中白色的信封推回去。

他陪我走一小段路,来到我的车子旁,看我上车。车子倒转回来经过他身旁,“别担心,我明天会帮老师解释。”我继续接受他的温暖,投以感激的眼神,扬起手,轻踩油门离去。

作者 : 廖國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