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06 07:55:00  2017785
刘惟诚 .巫伊合作后的党政格局
纯粹诚见

士毛月补选之后,马来选票回流巫统,令巫伊合作正式浮上台面,商定合作模式和统一标志,这种局势演变让以土著为主的在朝政党为之忧虑,因为希盟本身的土著基础本来就不够强,支持率再流失必然威胁现有政权,甚至提早断送来之不易的江山,所以这些政党必须调整步伐,为了争取马来选民支持而开始加速右倾,比如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在补选结束后就表明将专注推土著议程,尽管比较温和的诚信党至今未有表示,但相信时机一到,态度上也必然右倾。

为何?因为经过吸纳跳槽的前巫统议员,坐拥22席的土团党在国会所持席位,已远远超越拥有11席的诚信党,和新政府初建时13对11席的微差、平起平坐的状态,大有不同。再加上诚信党和土团党面向的目标群体相似,两者在马来社群中的影响力也有重叠的情况,虽然诚信党的政敌是伊党,而土团党的宿敌则是巫统,但当巫伊正式结盟,种族议程成为他们唯一的斗争目标后,任何关乎大局的温和政纲,都会在马来社群前显得苍白无力,较难吸引选民。

因此,诚信党若坚持原有的温和路线,其日后所能操作的议题将非常有限,而这也将给予土团党机会崛起。目前的土团党已经拥有比诚信党更巩固和广泛的基本盘,届时的诚信党将腹背受敌,甚至在执政联盟内成为影响力微弱的蚊子党。所以,诚信党右倾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因为他们不希望自己在希盟的地位会被土团党取代,但有一样可以肯定的是,相比其他政党,他们就算右倾,依然会是土著政党中较为温和的一支流派。

若真出现如此局面,则意味着国内政局开始右倾,此刻的非土著政党将会非常尴尬,而在这当中,行动党将成第一位。作为执政联盟的第二大政党,行动党对着怨气冲天的华社,一直被责问其何以在下议院内拥有42席,都无法节制席次仅有一倍少的土团党。在有可能失去非土著选民支持的同时,还难以吸引土著支持,令行动党在右倾时势下两头不到岸。尽管希盟在士毛月一役中,还是继续获得非土著的支持,但今后经济和教育议题若再无显著改变,情况将很快有变。

此外,行动党的非土著支持率已近饱和,其打入乡区、争取马来选民支持的计划和部署虽然未曾停止,但成果极之有限,进展也很缓慢,所以短期内很难再有新作为,若此刻再碰上巫伊合作后所诱发的右倾风潮,其必将陷入更为被动的不利局面,甚至会变得和过去的马华一样,当家不当权。对外,无法节制种族言论的产生、对内,则必须奔波疲命替盟友在华社灭火。届时既要为非土著争取权益,也要顾及土著感受,所谓鱼与熊掌,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必会厚此薄彼。

因此,要避免陷入这种困局,行动党今后必须想办法站稳立场,态度上不可像现在般傲慢、摇摆,从而确保非土著选票是还有价值的。当然,这些是希盟内的微妙变化,至于国阵方面的非土著政党又如何?在经历过士毛月一战后,巫伊结盟已无悬念,他们将一起创造右倾政局,因为谁能让马来选票团结,谁就能稳坐布城。马华和国大党,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失去留在国阵争取解散国阵的正当理由,所以两党在周一(4日)宣布有意另组联盟。

这项举动,是明智的。因为将在之后可能出现的右倾政局中,有机会形成另一股多元势力,而这多少有助遏制越来越保守的政治格局。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既然两党已有另组联盟的想法,就必须尽速透过退出国阵来将之实现,而非继续在“解散国阵”的议题中,和巫统与国阵总秘书纳兹里纠缠,因为这只是一个自取其辱的举动。巫伊合作后的政局和格局,虽然看起来对非土著极为不利,而且朝野党政的变数也越来越多,但谁知道,危机的最终结果会不会是转机呢?

作者 : 张立德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9-03-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