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09 08:15:00  2019455
达祖丁.侮辱先知和阿斯拉夫的圣战
学者观点

最近,巫统的新发言人阿斯拉夫召集穆斯林向侮辱先知和伊斯兰的人发动圣战

他是针对一名华裔发表一些足以构成侮辱伊斯兰的言论。

我想谈谈关于“侮辱宗教”的两个主要问题。

由于一个人非理性的行为而向非穆斯林发动圣战的声明远比侮辱本身更为严重。首先,侮辱仍有待法庭证明。

同样的,在之前发生的兴都庙骚乱,消防员阿迪的逝世引发了种族问题。随着对他的死亡所展开的调查,我们仍然不知道他是被殴打还是被车碾过。

那为什么阿斯拉夫要直接做出结论?

其次,为什么他认为一个人的行为可以代表这个国家数百万爱好和平的人?

如果有人侮辱一个社群,那么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使用“圣战”这个字眼的阿斯拉夫本人,因为这可能会导致流血事件。

我们知道阿斯拉夫是为了他的政治生涯。我们知道在巫统叫得最大声的人,他越有可能成为主席。问问阿末扎希,他曾经叫人离开大马。最终他成了主席,如今他被控挪用一个不存在的宗教基金会的钱。

也许阿斯拉夫应该针对贪污的领袖发动圣战,而不是关注一个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老人。

记得几年前玻璃市宗教司阿斯里在脸书侮辱兴都教徒的事。现任首相署部长瓦塔慕迪和行动党的拉玛沙米当时都严厉批评他。

但他们有责怪所有马来人或所有穆斯林吗?他们两人有组织集会并呼吁攻击侮辱他们宗教的非兴都教徒吗?

阿斯拉夫发动圣战是一个绝望的尝试,以转移人们对贪污问题的关注。

还记得巫统的嘉玛和红衫军集会,参与者带着侮辱华裔社群的布条。

同样的,马华除了批评该集会,也没有把这些侮辱的字句归咎于所有爱好和平的马来人和穆斯林。

这两起事件中都有同样的一个模式。不满阿斯里和嘉玛的行为的瓦塔慕迪、拉玛沙米和马华,他们小心翼翼地不去破坏国家和平。他们本来可以在其社群面前捞取一点分数,但他们没有。

但阿斯拉夫、我的马来同胞和穆斯林却不是如此。

现在让我们看看什么构成侮辱。

在2014年,一名年轻人因举办一项活动以鼓励马来人不要害怕狗后而不得不躲起来,因为他被指控侮辱伊斯兰。这是他对动物的善意,包括狗,并促使他举办该活动。

那么漫画呢?我上网搜索先知的漫画,出现了超过100多个结果。搜寻上帝的漫画还得到了更多结果。

漫画是一种沟通形式,如文字和手势。这是最悠久的沟通形式,几千年前就用在洞穴壁画和埃及神殿中。

我研究了埃及人、希腊人、米诺斯人、罗马人甚至是伊斯兰时期的波斯艺术对神、人物和先知的造型与漫画。

我们的宗教学者没有受过西方艺术史的熏陶。先知的造型,如大卫赤裸的造型,会震惊他们。

当我在美国求学第一次看到幻灯片时,对我来说是一种文化冲击。当我们是去那里学习艺术和建筑,而不是去对美国人做出判评断。

当漫画家Lat把政治人物以扭曲变形的形造型示人时,人们将它视为一种艺术形式,而不是侮辱。

在70年代,穆斯林在学习和智慧方面是远比阿斯拉夫和其支持者更进步的。

如果我们爱我们的国家,我们应该试图阻止诸如因侮辱而举办的孤立的集会,而不是试图利用它来推进政治议程或生涯。

阿斯拉夫发动“圣战”的行为是轻率的。那些自称负责管理宗教的人应该谴责他试图以廉价噱头来牺牲我们的和平与和谐。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