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21 07:00:00  2025768
城市绿肺──拉贡山
旅游


报道:本报 谭宝婷

摄影:本报 冯依健、谭宝婷   部分照片由拉贡山之友提供



拉贡山(Bukit Lagong)是座位于城市边缘的美丽热带雨林,自国家独立以来就已被列为永久森林保护区。它不但生态资源丰富,茂密的树林中还蕴含了不少的珍贵草药,是大自然爱好者珍爱的宝藏之地。

森林保护区一般不对外开放,但若在网络谷歌地图上输入拉贡山(Bukit Lagong)会显示“休闲森林拉贡山”一词 ,  而甲洞森林局(FRIM)就坐落于此山的东南部区域,而拉贡山东部面向士拉央的森林区也于2013年开发了Taman Rimba Bukit Lagong 休闲公园,让青年团体或家庭组织活动到此露营亲近大自然。


生态多样休閒公园

Taman Rimba Bukit Lagong 休闲公园占地约7公顷,里头不但设有露营区,还住着一个原住民部落。一条清澈的河流,从山上沿着原住民的村庄外围缓缓流下,在下流的高低错落处形成了一个绿植环绕的天然小瀑布,透着凉意的溪水穿过溪岩从高处流下溅出了白色的小水花,此处水深不过膝,像极了天然的儿童水上乐园,自然形成的戏水天堂。

此处不时会传来悦耳的鸟鸣,潺潺的流水声还伴随着小孩嬉戏的欢笑声,满满的负离子能量,让到来的人轻松便能拥抱大自然赐予的写意和自在,忘却午后的炎热与都市的烦嚣。

山区已开发出了一条完好的小柏油路,从鹅唛警察局总部出发,其实只需短短的10分钟车程便能抵达小瀑布,再往前行驶约5分钟的时间,露营区便在左边的山区。设备齐全的露营区由士拉央市政局管理,礼堂、食堂、用于游戏和培训的障碍赛区域皆环绕莲花池塘而建。

宽大的莲花池上轻躺着大大小小的碧绿圆荷叶,几朵绽放的白莲零零散散地点缀在其中,静谧的午后在池边观景,阳光洒落一处,它犹抱琵琶半遮面,像极了一个温婉又羞涩的姑娘。

靠近树林的空地,提供给民众搭营露宿,民众也可选择租借备好的组装箱民宿。在这里的一切活动都会在翠绿树林的环抱中进行,大自然生态四处可见。蜻蜓喜在池上点水,玩累了便在叶面上休憩停留,夜间各类青蛙会来探头问好,伏在荷叶上看着斗转星移感受岁月静好。




金龟子有一层透明的外壳,阳光照射下显得闪闪发亮。(拉贡山内捕捉到的稀有昆虫画面)



甲虫成为蜘蛛的食物了。(拉贡山内捕捉到的昆虫画面)



蚂蚁被菌类侵袭了。(拉贡山内捕捉到的稀有昆虫画面)






水虿爬出水面,准备要变成蜻蜓。(拉贡山内捕捉到的昆虫画面)










探幽勿忘与原住民同胞打个招呼

原住民的住处离露营区不到5分钟的车程。虽然村落已有砖屋,但依然有原住民住在木制高脚屋里。1950年代初,这个村子的特姆按(Temuan)原住民原是住在甲洞森林局的森林内,因甲洞森林局的发展,政府将他们安排搬迁到此处。30户约150位原住民,在这以种植为生,安居乐业了几十年。

随着时代的变迁,一些原住民已懂得出外谋生,但依然会以种植为主,时而制作编制品一展祖传的手艺。村里会不时看见自由行走的鸡和狗只,特姆按原住民淳朴友善,虽知识水平不高但对于外来拜访的人十分欢迎且健谈。若你遇见了他们,不妨和他们聊聊天,或许他们会告诉你饲养了多年的猴子与果子狸宠物的小故事 ,或教你如何自作编制品。

这个山区非常适合徒步健行,河流是拉贡山的命脉,一路上不但能看见延绵的河流,还能与许多稀有的昆虫、蜘蛛、蝴蝶、蜥蜴、鸟类不期而遇,靠近原住民村的地段,你也会看见原住民种植的拉沙叶、香茅、香兰叶、麻风柑等等的香料,而河流就是这些农作物的主要水源。走到这山区的尽头,政府还设了一个小范围的漆弹游戏区,让年轻人感受荒野游戏作战的乐趣。

拉贡山的自然与人文之美,在于让都市人能轻易地与大自联系在一起,体会树林馈赠的珍贵与价值。地球气温急速上升,地球早已生病了是不争的事实,谁能确保明天以后,孩子们还能随意听见鸟儿的歌唱、在树林的庇荫下玩耍?当我们以为它永远都不会消失,也许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它已不复存在。





特姆按原住民淳朴友善也十分健谈。



30户约150位原住民,在这里安居乐业了几十年。



原住民依然以种植为主要收入来源(农作物拉沙叶Kesum)。






原住民村落里的水茄苳树(Putat Kampung) 掉落的美丽花朵。










採访手记

喜欢接触大自然的我,接到了走访拉贡山发现这城市绿肺之美的任务时,心中美滋滋的,想像可以边工作边吸收大量的负离子养分,是多?幸福的事。

托民间团体“拉贡山之友”的福,通过他们组织的家庭露营活动,我得以溷入与他们一起森林徒步、与原住民小孩一起玩游戏、听故事,在曾庆芬老师和来自荒野协会的杜志轩导师的带领下发现这里原生态迷人的一面。

书写的过程中自己也搜索了不少资料,有关单位于2018年10月起在脸书上开始了Taman Rimba Bukit Lagong 休闲公园的宣传,同时也发现不少纸媒上释出拉贡山的消息,题目却是“武吉拉贡森林保留地.70亩绿肺变屋地” 、“马来西亚森林保留局  反对开发拉贡山保护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答案却让人心慌。

森林保留区拉贡山约70亩的地即将被开发建造房屋,森林保留区被开发?让人匪夷所思,问题是被开发的区域位于拉贡山北部,那里是重要的集水区,地形陡峭,该区被开辟将面临极高的土崩及山洪风险,即不只原住民村、甲洞森林局和附近的居民也将遭殃。

对于笔者来说,知道这些消息是残酷的,我每写一段武吉拉贡休闲公园之美,总会看见洪水瞬间来袭,冲向原住民的家,淹没他们的农作物和那优美的莲花池塘,再冲向下流的瀑布,留下惨不忍睹的黄泥巴。

那股摧毁的力量,让拉贡山在我笔下的美彷佛一碰即碎,剩下的只有寂静与荒凉。地球急速暖化,森林本来就寸土皆金。无奈。即使笔者下一秒心情即将崩塌,能做的只有好好地完成它。

作者 : 谭宝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