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27 07:00:00  2028012
慇殷.看不见的超人
星云

认识凯鲁,是通过一则马来报章上的“全球老师奖”入围名单报导。因为工作上的需求,我通过学校行政人员,拿到了他的电话。

出发采访他之前,我稍微对他做了点功课,包括他入围的奖项是拥有全世界179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万名提名和被提名者参与;包括这个奖项的最终得主将会获得100万美元,相当于马币400万令吉的奖金;包括他入围的时候,已经是最终阶段,也就是1万人中被选出的最后50人。他们将在2019年得知自己是否将获得这一个奖项。

正式采访前,我有些忐忑不安。因为多年没有使用国文和友族沟通,我有点担心自己蹩脚的国文会让这位老师感到不愉快,也担心自己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采访会怯场,最终导致我们不欢而散。

还好,这一切只是我的担忧。我们之间相谈甚欢,甚至若不是工作上的需求必须提早离席,我希望能够和他针对特殊教育有个更深入的谈话,包括他自己研发出来的那一套教导盲人小孩的方式,包括他7岁才能开口说话的儿子,包括致使他19年来孜孜不倦地围绕着这些孩童的支柱,都希望能够在深入一点地了解,明白,并记录下来。

凯鲁并不是想像中的老头子,而是一位年仅40岁的青年,干干净净,笑起来的时候让人不由得相信他是只出现在电影中温柔的教师先生。而整场访谈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提起想去提名“全球老师奖”的初衷。他说,目前柔州仅有的特殊班级,只有接近60人参与。所以,他想要开一间私人的特殊教育中心,让更多没机会入学的小朋友能够进到中心内,由专人指导学习。

即使殘缺也有價值

打理一家中心每个月需要近2万块,他因为不够资金,兜兜转转中得知有一个奖项,能够得到那么多的奖金。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必须去碰碰机会。当他知道自己入围了50大,能够角逐这一奖项时,感觉这是“阿拉”给他的指示。说着说着,他就笑了。

凯鲁认为,最终有没有得到奖项,有没有奖金已经不是重点,因为他已经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马来西亚许许多多的人,世界上有一批人们需要他们的帮助,也相信,他的事迹会让人们愿意帮助他实现开中心的愿望。

“在这一条路上,真正最困难的并不是教导这些小朋友,而是如何改变人们对于这件事的既定印象。我要怎么改变这些孩子面对自身残缺时的自卑,又该怎么改变他们的父母、亲友,告诉他们这些残缺并不会让他们一辈子不幸。我才做了19年,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问及19年前教的孩子近况时,凯鲁又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他执教的第一所学校是一间盲人学校,最年长的学生如今已过三旬。有的如今已经成家立业,有的正准备自己拓展企业,还有些正在硕博研究院做研究。也许还有很多孩子至今都没有很大的成就,所有的生活也仅仅只是一日三餐能不求于人的温饱,但他更在乎的是孩子们能在生命中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出口,成为自己生命中的英雄。而凯鲁,大概就是这些孩子们“看不见的超人”吧!

(编按:本报曾于2018年12月24日的【暖势力】栏目报导此消息。)

作者 : 慇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