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31 07:10:00  2030752
拉温登.我们该如何保护热带森林
本报特约

霹雳升旗山(Bukit Kledang)的非法砍伐活动让人感到担忧和困惑。有多达10公顷的土地在未经当局的批准或同意遭到开垦。这让我想起本地报章的一张照片,其标题呐喊着——“大马快变秃头山”。在2000年和2012年,大马损失最多的森林覆盖面积,即14.4%或大约4万7278平方公里,其次是巴拉圭,为9.6%。这个数字确实令人震惊和绝望。当热带森林正迅速流失,红树林也面临类似的情况。在过去12年,有超过25万公顷(比吉隆坡的面积还要大)的红树林遭到砍伐,致使沿海物种灭绝,而人类也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威胁。

根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开发的探测森林系统,在2013年1月至3月期间,森林砍伐活动增加了115%。该报告声称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大马森林砍伐的速度是四倍于永续增长率;根据卡内基科学研究所,80%的婆罗洲雨林已被砍伐。

世界资源研究所(WRI)报告显示,在2001年至2012年期间,超过2万5810公顷的红树林(这是全球红树林的三倍)被摧毁。在此期间,大马失去4.6%的红树林,即每年砍伐大约1000公顷的红树林,且在2009年达到最高峰即4052公顷。

砍伐森林将会导致我们失去释放水分的植物。水分蒸发到大气层中形成云雨,然后变成雨水降到陆地。因此,看森林遭到砍伐,将会导致该地区的降雨量变少。1998年,吉隆坡因周边的森林找到大量砍伐而首次面临缺水问题,在厄尔尼诺现象(El Nino)时更进一步恶化。在2014年,雪兰莪受到各种因素造成严重水荒,其中包括蓄水池的降雨量不足。

土著的生活受到威胁,其中一些社群所处的森林面临超过7次的砍伐,最终变得光秃秃。对本南人来说,这种影响是毁灭性的,因为这破坏了他们的生活来源并威胁他们的生存。最近,金马仑补选也有原住民反映说外国人在不负责任的砍伐和种植,但这些投诉都被忽视了。

大马茂密的森林还有丰富的碳,以及各种动植物。尽管做出各种措施以取代遭到砍伐的树木,但这些尝试都是徒劳无功的。新种植的树木无法取代失去的森林。橡胶和油棕这种树木在生物多元化、碳储存或维护生态系统方面无法“代替”原始森林的损失。

从吉打南部到西海岸的红树林遭到大肆砍伐,虽然是为了农业目的,但也引发了另一层的担忧。水产养殖业也是另一个杀死红树林的领域。大马有55万1333公顷的红树林。红树林是许多海洋生物的繁殖地和家园,如银叶猴。红树林还保护沿海地区免受风暴和海啸的袭击。我们确实很幸运,因为上次槟城遭到海啸袭击的时候,我们都受到了红树林的天然保护。但是,如果再次出现红树林被摧毁的事件,将来就未必那么幸运了。

可悲的是,大马的红树林并未得到全面的保护。虽然大面积的红树林在森林局的管理和执法下被划分为森林保护区,但仍然有一些其他重要且相当大面积的地区被归类为州政府土地和私人土地。这些未受到保护的地区都有各种指定的发展用途。这是大马所面临的挑战。

此外,由于碳储存在树木中,大肆砍伐树木期间将导致大量的碳被释放到大气层。这是世界面临气候变化危机的重要因素。

大肆砍伐树木可能让排放到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无法减少。由于树木吸收二氧化碳和释放延期,婆罗洲地区具有缓解气候变化的巨大潜力。然而,随着不断的砍伐,我们的热带雨林没有再生的时间或机会。

2015年的东海岸水灾进一步恶化,因为吉兰丹的伐木活动非常频繁,以至于没有太多的森林可以像海绵般吸收雨水,并定期释放水分。没有森林,水将迅速流入溪流,增加城市、乡区和农业地区的水灾风险。该州仍然还未从水灾事件中恢复,这场水灾夺走了数百万财产和几条人命。

这些活动对国家和动植物都具备破坏性和腐蚀性,并有可能导致世界末日,我们有没有办法应对?

我们必须停止非法砍伐活动。政府与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正在研究修改法令以减少非法砍伐活动。希望这项工作很快可以完成,从而确保我们可以至少拯救几公顷的森林和红树林。砂州政府必须暂停发出伐木准证,直到消除非法砍伐和其他非法活动为止。

必须有更多先进的监视系统,如在亚马逊,当局利用卫星跟踪系统监视运送木材的重型卡车,并发现这些伐木者是如何试图破坏这个全球最大的热带雨林。这项秘密行动涉及长达两个月的实地监视,以确定卡车司机的路线,从他们在哪里吃饭、他们在哪里打油到他们在哪里搭渡轮过河。与此同时,使用卫星图像数据和伐木准证交叉比对,以确定可能存在非法砍伐活动的区域。一旦确认了目标,执法人员将会假扮成游客,然后驾驶老旧的汽车经过该地区,并试图把GPS追踪器安装在目标卡车上。最终成功阻止了亚马逊的非法砍伐活动。大马也可以使用这种方法,尤其是在热带雨林茂密的砂拉越、吉兰丹、登嘉楼和彭亨。

布城必须更积极的处理和遏制森林砍伐问题。彭亨森林局在2018年充公了2400条珍贵的木材,价值超过300万令吉,这些木材相信是从珍尼森林保护区及珍尼淡巴汉森林保护区非法砍伐所获。这应该足以敲响当局的警钟,以采取严厉的措施来遏制非法砍伐活动,并协助保护我们的森林和野生动植物。

如果不以非法砍伐森林的名义遏制每天发生破坏环境活动,我们就不能谈论保护环境。我们必须强硬地向入侵者表达我们的立场。“我们不是用双眼看大自然,而是用思想和心灵来看大自然。”威廉哈兹里特(Hazlitt,William)这么表示。

作者 : 拉温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3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