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05 07:00:00  2032307
希望画展 让麻疯病康復者登上国家艺术殿堂
优质生活


在麻疯病还是绝症的1920年代,麻疯病让人闻之丧胆,麻疯病人总是想方设法隐瞒病情,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为了避免麻疯病扩散,英政府在1926年制定了《麻疯病患法令》,强制病患通报病情和接受隔离。

当年的强制隔离政策,将一众麻疯病人带进情感边缘的极端场景。这个画展提供他们一个发声的管道,让他们画出各自的生命经历。这些作品阐述了他们在被强制隔离的岁月里,积极重塑人的心灵感受与尊严,以及对生命的种种盼望与热情……




同一病楼的王木兰,吴瑞嫦和陈清源得空聚在一起聊画。





●画出生命的春天

现年77岁的吴瑞嫦11岁就患上麻疯病,被逼与家人分离,到希望之谷寻求治疗。

“我只读到小学三年级,从小都没有拿过画笔,做梦也没有想到老来还有机会学画画。有一天,彦妮叫陈宝川老师进来教我们画画,我什么都不会画,拿着那支树枝转来转去……”

希望之谷故事馆馆长陈彦妮说,为了不让这群院民感觉画画是高档的玩意儿,他们特地把大枫仔树的树枝削成画笔,让院民沾着墨水来作画。

“我看世界上没有人用过大枫仔树的树枝来画画,我们以为玩玩而已。可是宝川老师走了之后,彦妮天天来病楼找我们,一直鼓励我们画画。为了交功课和不让彦妮失望,开始时我们还偷偷叫护士代我们画一只牛和一只羊给她。但是彦妮知道后不接受,叫我们自己画。”

从开始为了应酬彦妮,到后来瑞嫦真心觉得画画很好玩,渐渐的也爱上画画了。

“后来,彦妮来教我们画粉彩画,我觉得好美呀!就天天画粉彩。彦妮问我们要不要义卖画帮助别人,我们当然说好呀。结果我们的画在网上拍卖后,反应很好,很多人都很喜欢,竟然卖到中国、香港和台湾去,我画的马来貘还被槟城一个小学生看上,他最后用奖励金来买我的画。她妈妈也亲自来看我,抱抱我,还送我豆蔻和一个红包,我好感动呀!”

现年82岁的王木兰说,当她专注在画画时,心里变得很平静。

“我最喜欢画猫,我自己也养了好多只野猫。我也画了我从前离家时妈妈给我煮的面线,还有爸爸送我进院时的情景。我还记得我爸爸那时候赤着脚,他留下我之后就回去,叫我乖乖在这里治疗,说有时间他才来看我……”画画让木兰想起许多伤心或开心的往事,并学会坦然面对。

“我今年82岁了,我在希望之谷住了67年了,我希望政府能够保留这个地方,将来我死了,我的孩子可以带我的孙子们进来这里走走看看,我的孙子也能看到我的画,知道她祖母的故事。”

蔡金端是木兰的好朋友,麻疯病夺走了她的两条腿和十根手指,但没受过教育的她却喜欢画画。每次陪她画画,看着她不断掉笔,又一次次不放弃地死命握紧笔,一笔一画的完成作品的毅力,陪画义工无不感到钦佩不已。

“我喜欢画公仔,我的画之前拿去义卖,可以帮助别人,我很开心。我们现在能够为社会、为国家画画,我更加开心!”金端说。

92岁的刘亚凤是年纪最大的院民画家。她的参展作品取名为“一碗饭”。

“我的画被选中去展览,我很开心。我19岁入院,没有念过书,见识少,更不懂什么是艺术。我画了一碗饭和一双筷子,意思是‘冇菜吃饭饱’。我没有什么本事,你们如果来探望我,我也没什么东西好招待你们,只有陪你们聊天,告诉你们我的心情。”

80岁的陈清源是目前为止画得最勤的院民画家,她说:“我希望将来我们在院内也有属于自己的一间画廊,这样世世代代才能欣赏到我们的创意。我要我的孙子将来记得,他们的婆婆也会画画,曾经是希望之谷的画家,也曾经在国家画廊办过画展。”



游嵎荏(左)和义工们一起为速写作品穿上鱼线,以备展出。



木兰的水彩画——最后的早餐。



画画对于没有手指的蔡金端而言更不容易,但金端却展现无比的毅力。



院民集体创作,一起“浇画”。



木兰坐在门边专注地画画。




●希望画展18日推介

四十多个院民画家的作品即将于4月8日至6月10日在国家画廊展出。这个取名为“希望”的画展将于4月18日由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拿督莫哈末丁可达比主持推介礼。彦妮说,举办这个画展的目的,就是希望以院民的角度出发,让院民说出他们的故事,以及他们内心最热切的盼望。

“这些院民画家画出了他们早年被隔离的岁月,以及他们如何从被拒绝、自暴自弃到重燃恢复健康的希望,乃至重新抬头,通过艺术作品这个软实力,重新被大众接纳的心路历程。”彦妮说。

此次展出的作品包括水彩画、日本粉彩画、雕塑(Powertex Sculpture)、浇画(Fluid Art),院民们使用过的古董文物,院内古迹手绘图和反映院内生活的摄影作品。这些作品的展出让不曾走进希望之谷的人快速滑入麻疯病群体曾经被隔离的情感世界,也让许多游客和公众忽略的有形与无形的文化遗产变得清晰可见。

其中,12幅VERNADOC国内外建筑师手绘的古迹测绘图的展出让大众有机会欣赏院内独具特色的古迹风光,使人们对殖民时代留下的文化资产重新审视和注意。

以独特的布展方式和艺术眼光,策展人游嵎荏试图引领大众体会一个个生命的重量,以及共同追求普世价值如社会公义、平等、爱和希望。他用两千多张的院民人像速写(Sketches)以装置艺术的呈现方式,在馆中央一幅幅从地沿着细细的鱼线攀爬上天花板,象征着那尘封的岁月有无数生命曾经被孤立、失去自由、被牺牲,以及他们蹒跚走过的足迹。

“每张人像速写都画在一张张泛黄的旧书纸上,意味着倘若我们选择遗忘,不尽快保留他们的生命史的话,这段珍贵的麻疯病史将被世人遗忘,而他们的生命就如同薄纸般脆弱,迟早烟消云散。”

彦妮说,希望之谷被指定为国家文化遗产乃至世界文化遗产,是所有院民共同的愿望。走过生命低谷的麻疯病康复者,今天用他们的生命故事和希望之谷的集体回忆要告诉全世界,他们已经从历史中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他们希望这个地方的故事和历史永远被世人记得,永远被传颂出去。




大枫仔树的树枝削成的画笔。



吴瑞嫦和她的粉彩小品。



陈清源和她的得意之作。



【“希望”画展】

日期:2019年4月8日至6月10日

时间:9AM~6PM

地点:国家画廊创意空间(Creative Space)


作者 : 希望之谷故事館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