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10 08:30:00  2035976
刘惟诚 .联邦与东马的复邦修宪
纯粹诚见

恢复东马建国伙伴地位的复邦修宪案,终于在上周正式提呈国会。对沙巴和砂拉越人来说,这本来是一项大好事,因为当地民众等了40多年,总算盼到了这一刻。然而,这次的提案并没有如东马民众所期许的那样,全面恢复原有沙、砂两地的伙伴地位,反之仅是将联邦宪法第1(2)条文分拆,即将西马11州放在(a)、东马两州放在(b),令东马政坛极之不满,来自东马的联邦部长尝试为联邦政府解套,也被当地舆论炮轰,迫使首相敦马宣布在二读加入“婆罗洲”字眼。

当然,从联邦政府的角度来看,这次的复邦修宪,已是希盟政府决定性的一大让步,先赶在本季国会通过最容易的宪法第一条修订,之后更具体的细节,就留待之后。之后?对,之后。有没有想过,何以联邦政府在面对沙巴民兴党政府、砂拉越联盟政府,乃至两地民间的抗议,仍执意要在国会推动一读?要记得,砂州议会将在2021年9月届满,这意味着509后的最大一场朝野决战,距离现在仍有一年半的时间,若在这次释出所有“诚意”,希盟之后将缺乏打州选的筹码。这是其一。

其二,在砂州议会任期届满之前,国会还会召开5次,若这次复邦修宪能够顺利通过,联邦政府即能以时间换空间,在之后的每场国会会议中战略性“放权”,以争取州民在来届州选的支持,就算砂首长阿邦佐宣布提前州选,联邦政府仍有最多3次的国会会议能够实现这个战略。反之,提案触礁就需等待下一轮会议,再加上东马政坛的反对,首相署届时需花更多时间修订,而这将大大减少希盟争取砂州选民支持的战略空间,所以这次的修宪绝对不能撤。

由于不能撤,所以在考虑了东马民间的反弹,只能顺从当地民意,权宜地做出局部修订,宣布在相关条文加入“婆罗洲”字眼,尽可能在本期会议中通过第一轮的修宪。当然,这些战略部署,并不是我此次想要谈论的重点,而且砂州选已进入倒数计时(州议会已随时可以解散),联邦政府此刻没有提前部署才令人感到奇怪,因为我对当前争辩复邦修宪方式的情况比较感兴趣,即为何东马会对联邦政府没“婆罗洲”的修宪方式,拥有如此激烈的反弹?

纵观目前的宪法,马来亚和婆罗洲之称,除了宪法第122AA条文中的“马来亚大法官”一职,已在1976年前首相敦胡先翁推动的“大团结修宪”中被去除。联邦政府尽管已经换人,但新政府仍认同敦胡先翁的大团结原则,所以刚开始坚持不采用旧称,但偏偏东马政坛就是希望恢复婆罗洲之称。这显然是一个理念上的分歧,而这种分歧并没有谁对谁错,只是因为地缘政治和历史背景的差异所导致,当我们面对这样的情况时,谈判就显得极为重要。

我们若一开始能够通过谈判,从分歧中谈出个共识来,谁知道两地不能谈出以“东马”取代“婆罗洲”的折衷方式?联邦政府也不必搞得现在那样灰头土脸。另外,从这次的修宪提案,很明显,联邦政府在闭门造车,一开始既无意与沙砂政府谈判,也无意从中寻求共识,一厢情愿的方式显得极为傲慢。其二,联邦政府也理应放下身段,充分地去理解东马对恢复“婆罗洲”的执念,因为这个词汇和马来亚一样,在当初曾经代表着单一政治实体,能突出其较为特殊的历史地位。

当然,东马人也并非横蛮不讲理,婆罗洲的称呼可以改,但新词汇必须能够充分代表东马两地为单一政治实体的地位,而非在宪法内没增设额外诠释和说明的情况下,将沙砂拆到下一段就算完事。其三,联邦政府也必须理解我们的顾虑,因为从宪法角度而言,目前的这种法律安排并没让东马地位变得更清晰,反令第1(2)条变得更模糊,倘若联邦和东马政府在日后出现争议,我们将极难透过宪法来展现两地地位均等,而这个灰色地带将提高东马主权随时被侵蚀的风险。

显然,联邦政府在修宪复邦的议题上,并没有对东马的历史、诉求和顾虑进行充分的理解,而提案前对内容三缄其口,之后又仓促提案的情况,都展现了联邦政府在复邦修宪的高姿态,令东马人感受不到希盟政府所给予的尊重,这才是东马人所在意的。其实,对于复邦修宪,东马人可以等待,但等待的前提是“诚意”和“尊重”。诚意者,即提供明确的复邦路线,而非只提出一个条文的修正;尊重者,即在做出各种修宪提案前,先聆听东马各个阶层的正式回馈。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