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29 07:00:00  2044927
陈伟智/我们与恶的距离——思辨人性的空间
煲剧联合国

台湾公视社会写实剧《我们与恶的距离》是近来讨论度最高的台湾连续剧。相比以往受关注的台湾夯剧近乎都是偶像剧, 像《我们与恶的距离》(下文简为《与恶》)如此严肃写实的电视剧,会受到如此大的关注和讨论度,更显得有意思。

这是中文电视剧鲜少触及的社会题材,但我想,它受欢迎,除了因为这是一部优质的电视剧,还如此接近我们的社会氛围和情绪,深刻地刻划人性深处,所以才能触及人心。更重要的是,它给了一个省思和思辨人性的空间。

《与恶》导演林君阳受访时说过,这是一个非拍不可的故事。对我来说,《与恶》出现得刚刚好,现在的社会氛围压抑愤怒,就正与恶为伴,似远忽近。我看《与恶》的时候,就想起了过去半年争论得沸沸扬扬的废死议题。在这议题上,政府、媒体与民间的高涨情绪无法开拓更多的讨论空间,废死和反废死两边常常吵得脸红耳赤,却欠缺深入的讨论。

《与恶》中,连贯着所有角色的有两条主线,一条是已经发生的随机杀人案,凶手李晓明在戏院随机开枪杀人,9人死亡,数十人受伤,他面对死刑;而另一条主线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导演罹患思觉失调症(精神分裂),结果对周围亲友带来的冲击和伤害。剧中的案件会让人联想到轰动一时的台湾随机杀人事件,包括郑捷随机杀人和小灯泡案件。凶手为何杀人?媒体如何操作?处决了凶手,正义就获得了伸张吗?

我们到底与恶有多远?

故事开始于随机杀人案发生两年后,受害者依然陷入的无比伤痛,走不出阴影。而加害者家属也有难以摆脱的愧疚,面对社会失控情绪的打压。两条主线串联了所有主要角色,包括受害人家属,凶手家属,人权律师,思觉失调症病患一家等,还有精神科的医生。不同身分、不同标签、不同立场、不同面向,却都同时在探讨:我们到底与恶有多远?

没有一定的答案,却有不同角度的思辨。这正是《与恶》可贵的地方。

刚开始,我也觉得《与恶》的人物之间太多巧合,太多戏剧性的安排。譬如随机杀人案的受害人家属、儿子被杀的电视台新闻主编宋乔安(贾静雯饰演),她身边的下属却原来是杀害她儿子的凶手李晓明的妹妹李大芝(陈妤饰演)。但熟悉整个人物关系后,却觉得就因人物之间的复杂牵绊,还有各自的职业身分,让各自的标签、位置和立场,像一场又一场的对峙。但也正因为有了感情,才能既理性又感性地思辨,情绪爆炸时也能更加有力。所幸的是,煽情还在驾驭之中。

有时候会觉得此剧话说太白,情绪高涨。但后来想想,这样的情绪,不就是华人圈子中对于人性,对于废死,对于杀人凶手,对于精神分裂的写实反应?正因为用通俗的话语,才能更深刻地感觉到剧中的每个角色,可能就是你我他的投射。

供思辨的對白

“如果杀人犯还有他们的家人都不用负任何责任,那被害者和被害者的家人又算什么?”——这是受害人家属宋乔安的控诉。

随机杀人案凶手李晓明遭死刑处决后,受害者心中的大石就不见了吗?宋乔安并没有,她依然走不出丧子之痛,她酗酒,她变成暴躁无情,她和丈夫的关系陷入僵局。宋乔安是受害者的妈妈,也是电视台新闻部主管。也因为这样的设定,新闻室的日常、媒体界抢新闻的节操,网络键盘侠的鞭笞,也成了推动剧情的关键元素。尤其在这个媒体失落失格的年代,剧中失控的媒体生态,有许多令人感慨和省思的地方。

刚好我有报馆和电视台工作的经验,剧中的Newsroom氛围和媒体生态还是相当到位的。如此深入去描述媒体生态的中文电视剧也是少见的。而宋乔安和洪都拉斯饰演的资深媒体人的谈话,往往是对于当今新闻丧失原则的批判。

“你们杀的人,没有比我哥少!”——凶手的妹妹李大芝在一次和宋乔安的对峙中,如此呐喊。

当一个媒体人卷入新闻中,也是凶杀案受害者家属,你该如何拿捏轻重?像宋乔安这样的人,如何走出阴影?“我不想一辈子当被害者家属。”她说。

“全天下的爸妈有哪一个想要花二十几年养一个杀人犯!”——这是凶手李晓明的妈妈最无奈的告白,铿锵有力。

饰演李晓明妈妈的谢琼煖戏份不多,但她以精湛演技演出了一个哀莫大于心死的妈妈!这是剧中最令人动容的角色。儿子是随机杀人犯,一个平民父母却面对强大的社会压力,只有惊慌失措,只有不断地逃。儿子却不愿见他们,他们只有陷入愧疚和悲痛的深渊里。但在儿子遭处决后,他们选择面对受害者家属,一个又一个的鞠躬,慢慢地找回那失去的尊严。

受伤的人仍需前进

当然,受伤的人终究难以走出阴影,但总需要向前进。

“就算真的该死的人吧!他也应该跟我们有一样的人权,这是人人生而平等的权利!”——这是剧中饰演人权律师的王赦(吴慷仁饰演)的坚持。他为凶手李晓明打官司,也认为解决伤害最好的方式,就是善后跟预防。他正是《与恶》之中,寻找出路的核心价值。

“为什么是我!”——情绪崩溃的思觉失调症患者应思聪如此哭诉。“可能因为你比较勇敢! ”精神科社工宋乔平(林予晞饰)温柔地回应他。这是《与恶》最疗愈人心的一幕,也是宋乔平在剧中最温柔却也最有力量的时刻。

紧绷了9集,也许该感到庆幸的是,编剧给了最后一集的温暖。煎熬的人们,终究没有走出黑暗,但找到了继续活下去的出口。《与恶》血淋淋地撕开人性的恶,对于社会种种,不是冷漠就是呱噪。但与恶共处、活下去的,是温柔的能量,是人性的善。

我是悲观的人,也知道现实比剧中的一切也许更残酷,挑战更大。但剧中有句对白:“人生,近看就是悲剧,远看就是喜剧。”

虽然觉得第十集的风格格调和前9集不一样,甚至显得格格不入,但还是感谢编剧给了剧中人,还有看剧的人,一道曙光,一个出口。而我们,哈哈哈,笑3声,继续努力活下去。


作者 : 陈伟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