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06 07:00:00  2048158
颜振利/童年往事二
速写本子


回一趟老家,常能顺手带回来一些自家种的蔬果,番薯叶、芒果、百香果等,那都是老父母不愿错过家前寸土而种植出来的结果,即使亲戚孩儿百般劝阻,就算两老身体大不如前,惟前半生的农民思维早已深入基因,退休后的两老不退不休,孜孜于各种菜叶果树的种植,正如旧时英殖民政府规劝新村垦耕者般,在自家周围土地养鸡种菜,自给自足,惟从前的日常长久实践下来,却成了一辈子的牵拖,细想起来,虽说我现在也乐于家前耕耘种植,但彼时我却不甚喜欢田园生活,若非园里有那鱼塘戏水,追逐山鸡之乐作为调剂,周日一早与周公辞别尾随老爸到油棕园干活去,记忆里就是件苦差事,话虽如此,日到晌午之时,在极辣的阳光直射下,一身汗流浃背偶被一阵大风吹拂而过,那种又烫又凉的快感,和着一山蟋蟀的叫声,就此成为了我后半辈子的童年身体记忆之一。

作者 : 颜振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