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3 07:00:00  2052015
蔡羽/大伯公与圣王公的友情
古晋笔记


4692SMF2019-05-0915573940080252600865.jpg
今年的凤山寺广泽尊王圣驾巡游完成后,有关炉主、头家和理事们恭送大伯公金身回庙时的情景。(图:古晋寿山亭大伯公庙脸书专页)




1928年以前,古晋老街有一条古晋河——那是全长数百米的南北向河溪,是砂拉越河的其中一条小支流。古晋河周边高地围绕,河岸是沼泽地,生长着棕榈植物。华人南来后,在这个段落聚居,并先后在小河东西岸各建了两座小庙,即寿山亭福德祠大伯公庙和凤山寺,两庙隔着古晋河与沼泽林,遥遥相对。


凤山寺供奉的主神是广泽尊王(圣王公),是属于福建人惯常拜祭的神祗,因此不难理解这个地区即早年的福建帮重地。凤山寺确切建庙年份不详,庙中碑记显示1897年曾经翻修,可以肯定的是庙在那以前就存在了,或许规模很小。


同样始建年份难以考究的大伯公庙,庙内文物的年份记录,最早可以追溯到1856年,史学家推测其建庙年份或许可以推前至1820年代或更早一些。


大伯公是民间最常见的神明,深受寻常百姓的欢迎。此外,大伯公张福德生前是税官,因此生意人也特别喜欢拜大伯公。有民间口述认为古晋大伯公是早年由一位到来经商的员外带过来的,年份则不详。老街一带的商家过去确实认为大伯公庙是龙脉所在,有大伯公镇住,大家可保生意兴隆,庙前的海唇街因此在历史上出现过无数富商巨贾。


或许同在古晋河两岸,又是福建商人汇聚的地方,大伯公庙与凤山寺历来有很多“互动”,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要数大伯公与广泽尊王在神诞时互相到对方庙里“做客”的传统。


4692SMF2019-05-0915573940080412600867.jpg
古晋寿山亭大伯公庙是历史最为悠久的古庙。(图:Kuching in Pictures 1841-1946 by Ho Ah Chon)


4692SMF2019-05-0915573940080252600866.jpg
凤山寺是由古晋福建公会管理的百年古庙。(图:Changing Land Scape of Kuching by Ho Ah Chon)



关系亲密,一起“观赏”酬神表演


每年农历二月廿二日广泽尊王诞前夕,凤山寺的值年炉主、头家和神事组负责人等,会循例从凤山寺一路敲锣打鼓步行至大伯公庙,焚香向大伯公秉明原委,而后恭敬的捧着大伯公金身,护送到凤山寺的拜殿上,接受善信们的膜拜,并和广泽尊王一起“观赏”各种酬神表演。神诞庆典结束后,由炉主亲自恭送大伯公金身回返寿山亭福德祠。


到了大伯公诞时,广泽尊王也会受邀到寿山亭一聚,但请过去的是广泽尊王的神牌,金身就没有过去,或许是由于寿山亭福德祠空间比较窄小的缘故。


这种互相邀请登门的传统始于何时,暂不得而知,倒是透露了两家庙宇之间的亲密关系,也可以视为古晋大伯公在福建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此外,这两座庙的主神同样分为文武身。每年广泽尊王巡游前,例必向神明掷杯请示,以决定该年是由文身或武身出游。若其时风调雨顺,大家生意兴旺,则由文身巡游;反之,则由武身出巡,镇压周边不好的能量。据知大伯公的做法也是如此,所不同的是古晋大伯公并非每年巡游。


两座庙宇还有一个相似处是,在主神位之下皆设有虎爷。虎爷可以保护人们,也可以去煞,而且保佑大家出入平安。


岁月更迭,要梳理先民南来的最初景象已然不易,这两座古晋老庙的渊源如何构筑而成,一时也难以言说。无论大伯公庙还是凤山寺,自古以来都是香火鼎盛之古庙,也流传下来许多神话传说,平添人们茶余饭后之谈资。古晋河早已不在,成为今日繁忙的街道,而河边沼泽地也成了店屋林立的商业区,两座庙宇过去隔着丛林对望的景象也不复见。


本文寥寥几笔,勾勒老古晋河流域的一点旧事,或许有故老可以提供更多的线索,让我们得以再继续探讨两座老庙与古晋河的湮远往事。


4692SMF2019-05-0915573940082912600868.jpg
大伯公庙内观。(图:蔡羽)





作者 : 蔡羽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