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15 08:20:00  2053807
刘惟诚.是时候解开513心结
纯粹诚见


在一般人眼中,大马近代史,是从1963年才开始的。然而,有少数人可能会觉得,这个国家的近代史,理应从1969年开始谱写。他们之所以觉得要从这一年开始,是因为当时这个新兴国家正面对着一个极为严峻、前所未有的考验,而这项考验所产生的影响和冲击,除了彻底改变了大马原有的政治制度、资源分配和教育体制,还摧毁了那一代人熟悉的社会共生模式,各族交往变得更谨慎、种族区隔也日渐明显。这种差异,显然和大马成立之初的情况,很不一样。

我所说的,就是50年前在西马爆发的种族冲突,而它拥有一组令人望而生畏的数字:513。对于我们这一代没有亲身经历过513暴动的人而言,这组数字是既熟悉又陌生的。之所以熟悉,是因为我们常常听人提起,一些政客甚至还常常把它当真字般挂在嘴边,企图制造白色恐怖;之所以陌生,除了是因为我们只能从老人前辈、散落文献、一些本地学者编撰过的书籍,以及相关的讲座和公祭之中,拼凑出一些画面和想象之外,就一无所知。

一件影响这么深远的历史事件,本来应该被广泛讨论和记载,但这么多年,人们都在尝试回避这道历史,就连政权替换后情况也没有多大改变,比如希盟内政部长慕尤丁近日被问及是否会解密513文件之时,他也仅简单回应“未接到要求”,还反问记者“为何重提往事”。显然,国内政坛普遍的共识是,要让513永久尘封在上一代人的记忆中,所以我国至今很少这方面的学术研究,国内更少有学者愿意通过重塑历史的研究,来系统地整理、探究和证明诱发种族冲突的元素。

因为被赋予“敏感议题”的认知,所以我们的教科书对513也是难以启齿的,不过更诡异的是,我们有些政客似乎不需要遵从这项共识,还常常通过这件事来“提醒”国人,而他们的威胁有时确实能够吓到一些人,特别是那些曾经亲身经历过这起事件的国人。我就奇怪了,我们被教导不能议论513,以免揭开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所以大部分国人对这段历史的记忆是苍白无力的,但这些政客却还绘声绘影地重提旧事,令不了解情况的国人误以为513很容易就一触即发。

虽然这可能是个别政客的品格问题,但这和我们身处的大环境脱不了干系,这里总是认定种族关系必定是脆弱的,所以就只能没完没了地逃避下去。政府有定位历史的责任,当不负责任的政客出言威胁,甚至扭曲史实,政府就必须采取行动对付,不能纵容;为国民提供正确的史观教育也是政府的责任,国人就是因为不够了解坎坷的种族关系史,才会让这些政客有机可乘,利用513挑起种族间的紧张情绪。逃避,难道就是政府对国家历史所应该持有的态度?

国家的存在,源自于一种“向心力”,说得更具体一些,其就是一股会让你热爱社会、国家的凝聚力,只要这个国家能够赋予国民安全感和使命感,这种凝聚力就会自然产生。所以政府其实并不需要刻意逃避513,因为我并不觉得这会影响国民团结,而觉得公开513密档会刺激种族关系的言论,更是庸人自扰,因为坦荡荡更能诱发国民对国家的使命感。再者,因为资讯社会的发达、各族财富分配的共识以及资源供给体系的成熟,让任何付诸于暴力的行径不再容易获得认同。

今年,是希盟政府上台1周年,又是513事件的50周年,是新政府正视513的最好时机,除了主动解密相关档案,还原历史真相,还必须推动正面且严肃的交流、讨论和研究,从学术和国家历史的角度和观点系统地查究当中的历史缘由,以预防类似事件重演和防止其成为低等政客的工具,而非任由那段记载着种族骚乱的历史从国家发展史上抹去。 50年后的今天,我想,我们是时候,动手解开513的心结与包袱,并给这个国家和牺牲者一个交代。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