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24 07:00:00  2057474
我的防晒奋斗史
优质生活



在没有找到合适的防晒霜之前,我也只能这样出门了。





在没有找到合适的防晒霜之前,我也只能这样出门了。




30岁以前我天不怕地不怕,最不怕的就是变老这件事。就算几万个人苦口婆心跟我说:“每天一定要涂防晒,不然你会后悔的。”我都觉得让曝晒裸肌是一件健康的事。我一直如此嚣张,直到脸上长出一个两个三个黑斑……我马上冲去零垃圾商店买了一罐防晒霜。

我曾经拥有一罐普通防晒霜,这款防晒霜虽然有塑胶包装,但因为我仅在极端情况下使用(例如去海岛旅游),所以一罐用了3年都还没用完。而我最喜欢的是包装上写着:Reef Safe(对珊瑚安全),用起来也特别心安理得。直到某天我阅读了Reef Safe标签背后的真相,我才知道这些年我干了多少错事……

2018年,夏威夷成为全美第一个禁止贩售含有oxybenzone及octinoxate的防晒霜的州属。据大量研究显示,这两种全球广泛使用的防晒成分,只需一点就会导致珊瑚礁白化、DNA损伤、发育受阻及骨骼生长不全。而数据告诉我们,每年人类往珊瑚礁释放6000吨防晒霜,大部分集中在浮潜和游泳圣地,比如,海洋公园。

珊瑚礁白化、死亡,直接影响海洋生态健康,那像我这样,购买Reef safe防晒霜不就可以了?不幸的是,真相告诉我们,Reef Safe标签没有受到严格管控,因此生产商无须经过测试或证明产品不会伤害海洋生物,就可自称Reef Safe。

更大的震撼弹还在后头。Oxybenzone及octinoxate只是其中两种对珊瑚有害的成分,实际上有至少8种普遍用于防晒的成分对环境有害……

许多环境组织呼吁消费者避免购买化学防晒霜,转而使用天然矿物质防晒霜。在本地,要买到矿物质防晒霜非常简单,而且只要和店家沟通好,就可以自备罐子填装,达到零垃圾的目的。为了抵抗黑斑蔓延、不制造垃圾还有保护海洋,我在零垃圾商店买了人生第一罐矿物质防晒膏。



静置几天后,防晒膏重新凝结成膏状,但相信许多成分已经流失了。





矿物质防晒霜在高温下变成水状,漏掉了半罐,我心痛极了。





去海岛旅游时,除了必备的零垃圾装备,我还会多带一罐高SPF值防晒膏,预防皮肤癌。




装在玻璃罐的防晒膏颜色灰白,摸起来顺滑柔软,在脸上容易推抹,粘腻程度也算可以接受。尽管不断告诉自己,嗯好好用哦!但心里特别忐忑不安,不断问自己真的要冒这个风险吗?

根据美国非营利机构Consumer Reports在过去6年的测试,市面上售卖的矿物质防晒霜,没有一个品牌能够提供高标准的UVA及UVB防晒效果,也没有一个品牌的测试结果符合标签上宣称的SPF值。

这就是零垃圾人天天面对的挣扎。为了避免破坏环境,我们提倡使用天然产品,然而天然产品也往往缺乏科学数据支撑、法规监管,就像我在涂抹矿物质防晒霜时,我完全无法确定它的防晒程度如何,只有在恐惧中祈祷黑斑不要再长出来。用自己的容颜做活体实验,臣妾我没那么伟大啊!

更令人担忧的是天然产品的不稳定。让我彻底崩溃的一次,是我带着这罐防晒油旅行时,我将它放在行李,行李放在车上,车子停在路边。回到家时,防晒膏竟变成水状,大半罐漏了出来,浸湿我的衣物。静置在桌上几天,防晒“水”重新凝结,形成如蚂蚁卵的结构,看了反胃。

太阳依然毒辣,黑斑依然在脸上蠢蠢欲动,我继续寻找让青春永驻的方式,却惊讶发现让容颜不在阳光下衰败的最佳方式,竟然一点科技含量都没有。Consumer Reports建议,保护皮肤和环境最好的防晒机制是——用衣物遮盖皮肤。哎,早说嘛!在找到合适的防晒膏前,每次坐摩哆时用布把整张脸罩起来不就得了……



朋友Smita是个海洋保育者,她用天然素材自制防晒霜(左),
并用新鲜芦荟(中)和椰子油修复肌肤。(图片:Smita Jairam)





作者 : 郑凤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