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28 09:15:29  2060300
光头佬/往事已往,旧事犹新
物外游


曾几何时,520莫名其妙的成了时下流行的潮语——“我爱你”代名词,真是太阳底下没啥新鲜事。人过半百,心如止水,万事俱寂,偶尔肉麻一下,有趣与否,也没怎么在乎了。


今年的520,光头佬迈入50开一的步伐,处于一种初老的状态,所幸人老心不老,乃人生中的小确幸。



4377TLK20195241348352894136.JPG
《荷韵 I 》

4377TLK20195241348352894137.JPG
李翰翚《荷韵III》



4377TLK20195241348342894135.JPG
诗意盎然的《跳舞兰》


两年前的520,恰好翰翚学长莅访翰墨轩,生日这天,光头佬循例要打电话和远方的娘亲沟通沟通一番的,吾娘迷信,老一辈的潮州人相信九是一个关卡(或所谓的劫数),妈妈咪呀,明明人家才49岁nia nia 却“夹硬”说是50,让光头佬心有不甘,一挂上电话立即转头用家乡话向翰翚学长表示不满,向来寡言的学长,微微一笑曰:“勿要紧啦,加一岁,终究也好过添加三岁哩。”语带双关且含黑色的幽默,言之有理,听罢,两人不禁相视而笑。


那时候,翰翚学长已有病在身,虽说是一时之玩笑语,万万没想到时隔一年有余,竟一语成谶。学长后来不敌病魔折腾,撒手人寰,应了先前“积润三岁”的玩笑语,事后忆想起这一段前尘往事,还是忍不住为之一恸,悲从中来。


山脚下的老男孩——翰翚学长,姓李,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好好先生。早在90年代初期,就读于中央艺术学院的时候,他的大名就经常和祖善学长连结在一起,絮絮叨叨的常常叨念在美术老师嘴边,宛如一个学习的好模范,令人心生向往,好想结识这么一号杰出的人物。


挟持着他扎实、优秀的绘画功力呗,他和祖善学长是属于少数在学生时代就能头角峥嵘的于画坛冒出名堂的年轻画家。由于隶属不同的学系,当时的光头佬可谓但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几乎没拜见过其真人面貌,到后来却不期而遇的碰上了,真是一见如故啊,所以很快就交上朋友。


早年,翰翚学长是以善画荷花成名的,酷爱大自然的他,用一种写意水墨画的笔调来从事油彩绘画创作,空间的留白,总是让人觉得臆想翩翩,出于污泥而不染,超然脱俗,宁静致远,蕴含着一股不可多得的意境与诗情画意。


然而,在残酷的现实世界中,单靠绘画创作及卖画来维持生计,委实是件艰难的事,后来辗转得知,学长已弃笔从商,改行从事园景设计类的花圃生意,始终还是摆脱不了他喜欢的莳花侍草,一如既往的在人生道路上彳亍而行,独来独往。


约莫在8年前,翰翚学长到翰墨轩一叙,原来他在那段日子中已重拾画笔,积极地绘制了不少作品,缘于中央校友及多年的友谊关系,他希望置放一些作品在翰墨轩寄卖,好让艺术收藏界重新认识一个艺术生命刚复苏新生的画家。当时,为表示对他的鼓励和支持,光头佬也入藏了一幅以压克力创作的《向日葵》,可惜其它作品乏人问津,毕竟那时的他真的离开画坛好长一段时间,人们似乎已逐渐淡忘了有这么一个优秀画家的存在,令人心寒。


4377TLK20195241348352894138.jpg
光头佬收藏的李翰翚压克力作品《向日葵》


不过,他当时也经常往北京寻觅一展身手的机会,虽然遇人不淑,但还是体验了在北京努力奋斗的过程,善良诚恳的他也借此结交了许多艺坛上的良师益友,亦卖了不少画作,个中的酸甜苦辣,只能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学长在顽强抗癌期间,曾办了两次的筹备医药费用的义展,翰墨轩也默默为他义务性的卖了一些作品,分文不取的为他筹到一笔数额不大的医药费,聊表心意。可贵的是,几个良朋好友,甚至已出家修行的学弟,亦二话不说,慷慨解囊,敞怀相助,让人感动不已,不时要随喜赞叹一番。


往事已往,旧事犹新,到底伤悲切!



4377TLK20195241348352894139.jpg
画家赠与作者的纪念品——《莲与藕》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