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05 07:00:00  2063298
王晋恒/社交网络大瘫痪之夜
星云

小学的时候,每个学生都写过题为〈停电夜〉的作文。因为是常见的试题,所以无论是马来文还是华文,大家都被训练以类似的情节做铺垫:家里忽然漆黑一片、拿出葵扇纳凉、点蜡烛、玩影子游戏、电流恢复供应……个人认为如此老掉牙的作文题,来到21世纪,应该被类似〈社交网络瘫痪的那一晚〉的题目所取代。我好奇在这个3岁就接触触屏电脑的世代,现代的孩子能写出什么样的体悟。

昨夜,脸书、Instagram、WhatsApp等社交网络瘫痪。我的朋友之后打趣说,当Instagram无法更新生活照之际,他转而前往脸书查看任何关于此故障的消息却不果。情急之下,想要用WhatsApp询问朋友网络的最新状况却转不出一个对话框。这种种的当机,引发了现代人的焦虑感,没想到,当网络消失后,生活竟然出现一个如此巨大的虚无。大家像一颗颗失去重力的星球,飘流在宇宙的边缘。

可怜日送七十余份外卖到校的老板。在WhatsApp当机后,不知道是手足无措还是对社交媒体的过度依赖使然,大家没有主动拨电联络老板,或在预定的时间下楼等候,反倒翘起二郎腿在房里悠哉地等待那一封老板迟迟未能寄出的信息,害得老板需要一个一个拨电通知,留待至8时半才离开。网络时代,人们已经忘记电话具有拨电的功能,难怪电讯公司不怕让客户无限通电。

现代人的联络方式竟然如此脆弱。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年前收购WhatsApp及Instagram。一种所有鸡蛋放在同个篮子的概念,只要一个骨牌倒了,就会引发连锁反应,最后压死我们这些过度依赖社交网络的使用者。“每个人是一座孤岛”是一句很美的比喻。现代的网络世界改变了孤岛和孤岛之间的连接方式,我们不再以坚实的桥梁相接,或让流动的海水拍打两岸,而是靠着虚无缥缈的网络互相证明彼此的存在。像昨晚,只要网络这张大网被抽离,我们骇然惊觉,我们与他人的距离原来那么遥远,世界俨然由百孔千疮不相连的土地组成。

作家胡晴舫说过:“人们所谓的孤独,无非是渴望延伸个人空间的怅惘。”我们在人群中选择与世隔绝,不发一言。回家开启电脑后,世间的三千繁华近在咫尺。我们在那里勇于表现自己,换来的回应和赞美富足了我们的自尊心。我们用精挑细选的头像和个性化的签名塑造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形象。但这种现象也没有什么值得批判,古代的贵族们也会聘请画家为自己画肖像。网络不过改变了人们秀自己的方式。

回到自己的隐私中

然而社交网络瘫痪的这一刻,这些无休止的社交活动戛然而止。员工下班后不必害怕老板发来的加班消息;热闹的夸夸群鸦雀无声;脸书的网络纠察队省下功夫,不必再为娱乐圈的出轨事件下评论;人们可以停止刷到某报章专页的黄色笑话;心理不平衡者不必边上网咒骂情侣晒恩爱高材生秀成绩,边热衷于关心别人家的八卦。世界忽地迎来比冰河纪更安静深沉的状态。我们似乎回到那个每个人都有自己隐私的生活情境中。

即使追随者和朋友过百,当晚保持联系的也不过是那几个人:例行问候的妈妈,约晚餐的爱侣和一时联络不上女神的好朋友。我的朋友问我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联络她,最后却发现自己连对方的电话都没有。毕竟在这个联络方式如此轻易获得的年代,要号码也显得太俗气和落后了。

他继续问我,如果想要向她剖白这些日子的暗恋情愫,该用何方法。我回答道,不如写篇情书,可以梳理自己的想法,不至于像用社交网络平台对话般破碎,导致词不达意的窘况。这回答更使他傻眼,认为这书生气的方式不把女神吓跑才怪。那一夜,因为没有社交网络,我们来了一场久违的深层对话,时而回忆往事,时而谈论未来。而电话那一头,被网络给舍弃的他,始终不愿放弃说我的做法过于传统,不符合时代精神……


作者 : 王晋恒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