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3 08:00:00  2067184
庄敏·反对拉蒂法只因政治利益
主场在野

首相敦马哈迪如今放话,不只是新任反贪会主席拉蒂法,接下来国家重要机构的长官还是会由首相来委任,若他带上内阁或是希盟的会议也只是征询意见,决定权依然在他一人身上。

马哈迪发表上述言论的同一天早上,国会公共服务任命特委会主席梁自坚也承认,特委会并没有被赋予权力委任或推翻这些重要机构的长官人选。

看到问题了吗?问题在于希盟政府并没有修改程序来实践他们口口声声的“削弱首相权力”及“重要机构不是向首相,而是国会报告”等制度上的改革。

希盟如今已经是执政党,不能再像以前当反对党一样对制度改革如此无能为力。这件事是一记警钟,提醒希盟在一些重要改革上不能再拖延,至少应加速修法将重要机构领导人的任命权,下放予国会特委会,拉蒂法事件或其他政治委任才不会历史重演。

然而,竟有执政党国会议员忙着呼吁民众联署要拉蒂法下台,而不是以议员身分推动改革,会见相关部长要求尽速在国会修法,这几个公正党议员只是自取其辱,自曝个人政治议程及党内派系斗争。

公正党内的“拉菲兹派”试图改变这项委任,要将拉蒂法拉下马,但“候任首相”公正党主席安华已经放话呼吁希盟盟友接受马哈迪的决定,给予拉蒂法及反贪会表现的机会及空间,间接要相关派系停止一切动作。

马哈迪已表明不会收回成命,拉蒂法本身也不会辞职,这一切已尘埃落定。

这起争议激起千层浪最不寻常的地方是,马哈迪不是第一次行使首相特权委任重要机构长官,最近一个月半就委任了新任全国总警长及首席大法官,为什么之前没批评的公正党领袖“突然”不能接受希盟政府违背竞选宣言?

显然,正因为此人是拉蒂法。

拉蒂法在获选为新任反贪会主席时虽然只是一名普通党员,但她过去曾是公正党最高理事及法律局主任,被视为“阿兹敏派”,与被指与阿兹敏敌对的拉菲兹曾有许多口水战,她的党派色彩非常浓厚。

由她出任如此具权威及掌握大权的职位,自然令拉菲兹派跳脚,无法认同及接受这样的委任,目前公正党内出声反对这项委任的几乎都是来自这个派系。阿兹敏派?当然是乐见其成,对马哈迪的委任毫无意见。

一派突然捍卫起希盟宣言的神圣性,另一派则无视希盟政府再次违反希盟宣言这回事,过去打着“烈火莫熄”改革口号的公正党,有谁还在乎改革的重要性?这件事让我们看到的只是政治议程及政治利益,是否有遵守竞选宣言已沦为其次。

谈回拉蒂法,我与很多人,对于马哈迪选择拉蒂法一样惊讶不已。究竟是谁向他举荐拉蒂法?他竟选择了一个批评他与政府的人?

拉蒂法与她所领导的捍卫自由律师团,时常发表文告批评希盟政府,尤其是希盟政府尚未兑现竞选宣言废除恶法,也曾开腔斥责副首相旺阿兹莎在童婚课题上没有采取行动加以抑制。

当时,我在想拉蒂法会否基于原则拒绝这项政治委任?最后,她在确定接棒成为反贪会主席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退党,离开公正党以示自己在反贪会将会公平处理及调查案件。

虽然委任方式有违希盟的改革议程,但我个人对拉蒂法有所期待。她长期对社会的不公不义、女性及弱势群体议题发声,批评违背原则的政党与政治,她坚守原则的形象令媒体印象深刻。

拉蒂法必须以行动及表现证明自己将会秉公处理每一个案件,不会有私心或偏帮希盟、公正党及自己曾经的同僚。

希望我们所认识的,无畏无私的她,不会变质。至于反对这项委任的希盟领袖或议员,与其躲在房内写文告争取曝光率,不如闭嘴并善用自己的执政党身分推动改革。

作者 : 庄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