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6 07:00:00  2067565
哎呀艇长有话说/挺直了我人生的高度
小活力


论到父亲,大家大概都会想到山。高大而巍峨,是靠山;可能也是“望而生畏,不敢攀登”——尤其是上一代的父亲。在那个民生困难的年代,一般上孩子又多,负担沉重,人人几乎筋疲力尽,若还要求“肩负万钧重量,背挡千层风浪”的人温柔细致,好像也强人所难。

当然也有天性温顺一点的,但大多也倾向沉默,我们看以前的小学生作文,写到爸爸,好像也很少有能言善道,或放工后给你讲故事教你写书法的。当然当年教育不普及,他们也说不出什么很大的道理。爸爸们就是一味埋头用自己的方法付出爱,然后等你“用心才能体会”。

故事里的爸爸真是个异数,他不苟言笑,却相当全面,考量周全。佩珊说,我很小就知道什么叫做隐私权。在我10岁时从一个叫做丹容里望的小镇搬迁到美里城市周边的农村,搬迁前与好朋友约定要互相通信,就用彼此学校的地址。有一次有人撕开我的信来读,被父亲知道了,责备了一顿。他告诉我们什么叫做隐私权:不可偷看他人的书信,日记,不可宣扬他人的秘密——所以在我们家,即使是兄弟姐妹,都不可窥探他人的秘密。

他也成功让一个罹患小儿麻痹症的女儿“生理及心理都适应得很好”——套句话说:“挺直了我人生的高度”。

作者 : 哎呀艇长有话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