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6 08:10:00  2068584
达祖丁.在扔石头之前请想一想
冷眼横眉


我希望大家可以以更开阔的眼界看待事物,而不仅仅是专注于马智礼或其他部长的一两句话。

在他上任的第一年,大学预科班问题已经成了教育部长的污点。维持90%土著及10%非土著的固打制不仅是个不受欢迎的决策,突然增加录取人数也让我国的公立大学带来压力。我一直不赞成希望联盟政府所作出的决定──希盟政府,请注意,不是马智礼个人。如果我要作出指责,我会直指那位土团党最高领袖是在试图玩弄马来民粹主义政治。

然后,马智礼似乎把自己陷入更糟糕的境地,他提到相较于说马来话和英语的员工,雇主更喜欢聘请会说华语的员工。我假设,他是在拥有很多马来人的场合提及这些。现在,他说这句话的真实意义是什么呢?马智礼是希盟政府的一员,他的上司是首相和他所属政党的最高领袖。一名好的士兵只会遵从其将军的指示,直到他被告知退场为止。马智礼是否有证据,是我们,我们人民,无法获知的。我被一名公民社会的友人告知,有关教育和经济的许多数据都被时任政府牢牢控制。自作出以上声明以来,马智礼似乎采取就伤害降至最低的模式,试图就此可以作出解释。这些都是大马部长的日常所见行为。

当媒体要求我评论马智礼的言论时,我又开启了我的学术模式。首先,马智礼是希盟和其所属政党的“士兵”。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其次,他可以透露一些事情,但就最重要的课题,如固打制,他必须与拥有土团党、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成员所组成的内阁一致。第三,他几次试图解释以上言论,在研究政治人物的言论的整体意义时,我们必须全面考虑这点。

结婚34年,我在与妻子争吵时,仍然无法全面理解她争论的据点。20年前,这种情况会让我们陷入激烈的争论,但经过最近几天我们频繁进出医院之后,我们一直保持平静,并试图以更开阔的心胸来互相理解彼此,而不仅仅是单凭对方的一两句气话就开始争吵。

这个开斋节,我希望大家可以以更开阔的眼界看待事物,而不是单凭一两句话就开始过度兴奋。以统考文凭为例。我很肯定,马智礼就是那位想要成立特委会的人,该特委会就是由我们刚逝世的历史学家的儿子领导。我也受邀提供意见。然后,敦马哈迪认为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研究承认统考事宜,因为马来人仍然没有竞争的能力。那时,我对特委会的研究成果不再抱有任何期待。马智礼会一直与此课题捆绑在一起。对他来说,最糟糕的事是,当人们向他扔石头的时候──他会无处可逃或无处躲藏。

大马人,尤其那些在开斋节期间对马智礼发表不够敏感言论的人,喜欢向那些无处可逃的人扔石头。为什么他们不要向捆绑他的人扔石头?就像耶稣对那些向被指控淫乱的妇女扔石头的群众说的:“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希盟执政第二年,让我们在向任何部长扔石头之前先想一想。在一个民主国家,石头和石子一直在我们手中。让我们思考耶稣的话,并问一问自己是否可以做得更好。是的,马智礼身为穆斯林,应该坚持他的学术和道德原则,并就固打制提出本身的意见。是的,马智礼不应该就大学预科班固打制维护内阁决定。但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这个开斋节,我们将会见证马智礼成为大马内阁史上最短命的部长。

有一次,研讨会主持人问我,我认为谁可以成为最好的教育部长。我笑了,并说没有一个党派的成员能够成为优秀的教育部长,并将病入膏肓的教育体系变为一流的教育体系。我说,唯一可以对教育体系作出改变的人就是首相。不是他个人,而是他的办公室。

为什么,主持人问道?因为,我说,他或她永远不会受到内阁改组的影响!因此,无论谁被“捆绑”成为教育部长,我们在做出建议前必须公平和明确,不要作出不友善的批评,特别是在宗教节日前夕。如果他或她像为自己的家人敛财,教育部将成为政治人物最大的摇钱树。如果那个人选择做正确的事并将教育体系变成世界级的教育体系,那么同一部门也会成为种族地雷和宗教陷阱的泥沼,让那个人陷入痛苦和绝望之中。

我非常想知道,如果扔石头的人自己就是教育部长,他会如何评价自己。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