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19 08:10:00  2070032
刘惟诚.性爱短片疑云与公正党党争
纯粹诚见

在经历过一场严重的种族冲突后,我国政坛虽然偶尔会出现一些因党争、人事异动而诱发的政治风暴,但整体来说,这个国家还算是风平浪静的。然而,这个平静一直持续到1997年,就因为一场亚洲金融风暴而被打破。当时,时任财政部长安华为应付危机,推行紧缩政策,除了政府部门的预算缩水和部长减薪,大型工程也勒令展延,安华还主张大马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金援,并贯彻自由市场的理念,要求国内银行自理危机,排除政府参与救市的可能性。

这个政策,获得国际媒体力挺,也是时任副首相的安华甚至因而在1998年被《新闻周刊》杂志点名为年度亚洲风云人物,不过这并无法获得主张闭门自理、政府干预的时任首相敦马哈迪的认同,很快的,安华的紧缩政策就被敦马公开否决。尽管政策被否决,但安华仍坚持原有的想法和主张,不时对敦马的政策提出不一样的想法,令内阁的意见分歧罕有地浮上台面。1998年6月,安华支持者在当时召开的巫统大会中,意有所指地批评党内的裙带主义,激起巫统内部的不安情绪。

正当辩论进行得最激烈之时,大会突然出现一本题为《安华不能成为首相的50个理由》的书籍。这本由《马来西亚前锋报》前编辑阿都卡立编撰的书册,列出了安华涉及同性恋、贪污叛国等罪行,引起朝野哗然。安华迅即向警方报案,再向法庭申请禁令,阻止书册继续流通。一个月后,敦马突然委任前财长敦达因为特别任务部长(经济事务),导致安华的财长权力被架空。8月28日,时任国行正副总裁阿末顿和邝荣柏,因为不认同敦马所主张的宽松策略,相继呈辞。

国行正副总裁辞职后,敦马即祭出激烈的货币管制,并在管制令实施的第二天,以道德和政治污点为由,宣布解除安华的副揆和财长职务,而巫统也在安华丢官的隔日,革除其署理主席职和党籍。安华随后在全国各地办讲座,细数敦马之罪,出席和追随的群众也越来越多,直到9月20日,其在内安法令下被扣查,并在之后被政府以贪腐、鸡奸等罪名提控。这一系列的动作诱发安华支持者发动烈火莫熄运动,也在1999年催生了国民公正党(后与人民党合并成人民公正党)。

为何我会重提这项老掉牙的往事?理由简单,因为当下最轰动的男男性爱短片疑云,和这段历史在本质上拥有惊人的相似点。比如,卷入事件的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阿里,是掌握党、政大权的在职部长,有首相接班人之说,这些和当时仍在巫统内的安华接近,而且敦马都是这两次风波的首相;发布争议的方式尽管不一样,但1998年时是在巫统大会内传播,后者则是在公正党群组内传播,这与指控都是由党内衍生出来的本质没有差别。

另外,这两宗的告发者除了是受害者,也都是很快地、自愿地公开身分,前者是安华夫人旺阿兹莎家庭司机阿兹占阿布巴卡,而后者则是原产业部副部长前机要秘书哈兹阿兹;又刚好,阿兹敏胞妹乌米,在这两次都表明掌握相关的证据,还有,涉案者的政党都是执政联盟内的最大政党,而且内部都是暗流汹涌。当然,除了这些相似之处,当时的案件和这次的男男性爱疑云还是有差异的,比如设立群组的人身分至今未明、阿兹敏获得敦马力挺、事发后也没有人事异动。

对于相似点,纵然能够让我们拥有各种想象,不过调查幕后黑手是警方的事,而差异点则可能是所处时代的不同,手段固然相似,但手法却因为科技的发达而变得更高明。然而,在这里有四点倒是毋庸置疑的:其一,告发者都是熟悉党内运作的人士、其二,勇于告密的受害者在之前都是极之低调的人物,而且是相关领袖的亲信、其三,事件爆发之时有主席与署理不和的传闻、其四,两者都是国内拥有最多国会议席的政党。

这四点,充分表明了此次的风波,必定源自于公正党党争,始作俑者处心积虑,想透过这种龌龊的手段,打击党内特定领袖。但正如前文所述,调查黑手是警方的职责,所以我无意对此进行任何揣测。但无论案情进展得如何,此事对公正党的破坏性,必然和1998年安华案对巫统的影响一样,诱发起更激烈的党争,权势如日中天的阿兹敏派系和支持安华的拉菲兹派系,必须在此刻想尽办法牢控党意,因为任何一方在这关键时刻流失党意支持,他们今后在党内将难有立足之地。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