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25 07:00:00  2073184
【六日情】扫花漫记6.榴花/鹰童(居銮)
星云


红榴花。



白榴花。


因曾扫花,方有留花不扫的乐趣。

榴花应留。榴花是石榴花,不是榴梿花。

日出榴花红似火,故榴花一名榴火。这自是指红石榴树所开红花而言。至于白石榴树,其花仿佛白色舞裙,自然不名榴火了。不论什么颜色的榴花,花心都有含蜜黄蕊。

石榴树在两河流域、地中海地区、中国新疆等地都是叶茂果大的。南洋的石榴移植自印度,却嫌叶疏果小。因为叶疏,很容易让针状枝尖扎到手。不过,榴实玲珑,榴子晶莹,颇耐玩赏,亦堪入画。

小园里有两棵石榴,一棵红的,一棵白的,有四十多年了。一般在元宵前,总要一齐开花。己亥元宵,午后下雨,打落了几颗初成榴形的果实。榴实伴着榴花落在青苔地上。榴花无法留在树上,留在地上不扫,也很好看。

曾有野猴来园里偷石榴吃。猴子毛躁地连榴实中的分心膜也一并咀嚼,觉其酸涩,啐了几口,赌气将未吃完的石榴子随手撒掷,满地狼藉。这却不得不扫了!

我在榴枝上挂了一纸字条,上面写道:“猴,猴,猴!吃石榴,当礼求。若知羞,莫再偷!”世上岂有识字的猴子?可不是我老糊涂了!我是这么想的,动物中最坏的是人,顽猴干的坏事再多,到底愧不如人。华人有一句骂人的话叫“沐猴而冠”,其实,那沐猴而冠的人是比劣猴更加不知廉耻的。何况猴类之中也有义猴呢?

猴子来时,果然将纸条把玩再三,颠来倒去,煞有介事,看了几遍,眨眨眼,挠挠腮,就此遁去,不来偷盗撒野了。或许是石榴根本不合猴子胃口,未必是猴子通灵吧。

有时,榴实熟了,白头翁也来吃。久而久之,我常任榴实罅裂,留于枝上,听凭白头翁恣意啄食。白头翁是懂得欣赏石榴子的行家,美美地吃,并未糟蹋石榴,也未破坏地面的洁净。白头翁吃饱后,飞往别处,排泄出石榴籽,帮助石榴传种。石榴是欢迎白头翁的。而且,白头翁来吃石榴子的时候,叫得很响亮的,它光明正大,当然不是偷偷摸摸的贼了。

不管怎样,既然猴子不来胡闹,那点点榴花落瓣,乐得留而不扫。


作者 : 鹰童(居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