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01 07:00:00  2075418
【香港‧蓝橘子】喜欢写作,故事就是力量
周刊专题



5304PHK2019618115283403678.JPG
蓝橘子认为,网络兴起让阅读和创作门槛降低了。


香港网络作家蓝橘子曾被问道:“所谓的网络文学根本都不是文学啊。你们怎么和金庸、古龙、卫斯理比呢?”他笑答:“是人都知道看书有益,可是闷啊,大佬……”他年少时也不爱看书写作,只爱看戏、玩游戏机。哈,和你一样吧?

然而网络兴起,阅读和创作门槛降低了,不爱读书的人,可以轻松透过网络接触故事、流行文学。蓝橘子相信,只要对阅读产生兴趣,自然而然会去追求更深入的东西。喜欢写作也一样,他鼓励大家,“今晚就在网络上发布一篇作品吧!”

网络时代,写作不一定要投稿报社,爱唱歌可以自行上传YouTube。只是,得搞清楚,喜欢做一件事和喜欢被人关注是两码子事。蓝橘子肯定,如果有一天停止写作,那就是不喜欢写作了。

香港的网络文学园地主要是网络论坛“香港高登”底下一个讨论区“讲故台”(https://forum.hkgolden.com/topics.aspx?type=SY),那也算是蓝橘子创作之路的起点。据他所知,香港少有专门的网络文学平台,大部分网络作家出生于“香港高登”。 

2010年,大约20岁,他在“香港高登”发表作品,第一篇故事写血腥梦境。虽然只有几十个人点阅,他觉得有人看挺有趣的,于是每天上班时打开电邮光明正大偷写故事,放工回家就配图上载。“到现在也是,写作并不是为了钱,就是很单纯地想写故事和分享。”

凑足一批故事后,他想投稿给出版社。“其实我都不知道出版怎么运作,我也很少看小说,所以只好去书局看有哪些出版社,一一寄电邮询问,很多都没有回音。”2013年,终于有一家出版社找上他,出了第一本书,此后他也把重心从论坛移到脸书。

蓝橘子真正爆红是2016年,你也可能读过他在脸书广传的作品〈我是技安,今天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礼〉。一夜间,他的粉丝群从9万飙升至30万,还冲出香港,吸收了台湾和马来西亚的粉丝。现在,他的粉丝群多达61万,一共出了16本小说。


5304PHK2019618115273403675.jpg
蓝橘子因为《我是技安,今天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礼》爆红,打开台湾、马来西亚的知名度。


网络作品与传统文学的不同

作为从网络跨越到书籍的作者,蓝橘子点出网络和传统创作于技术上的不同之处。他从脸书后台发现,85%的读者透过手机阅读,因此配合手机的长条形状,配图一定要选直的。

以〈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礼〉为例,一共7集,每集约2000字。放在手机阅读,不只手指得刷很多下,花整10分钟停留在同一张帖上也很考耐心。因此,每写一集,蓝橘子都得设想某些元素让读者追看下去。可是,等到准备出书,把这些文字搬去纸上,2000字才四五页,按照这样分布高潮,节奏就会太急。作品出版成书前一定得重新整理,而非直接把网络文章集结那么简单。

与传统文学创作不同,网络上传作品后读者能即时回应,双方互动频繁,这也是蓝橘子喜欢的。网络文学作家可以透过点阅率知道作品受欢迎的情况,传统文学创作则得等看书本销量,或是在活动上看到实在的读者群,才知道自己作品获得什么反应。

也因为网络能得到即时回复,或多或少影响了创作。成名前有段时间网络流行爱情散文,蓝橘子虽不擅长却也写了,还有不少平台媒体找他请教爱情的看法。其实他对爱情真没什么看法,他擅长的是科幻故事,一篇故事只挣得几十个赞,爱情散文一帖就有破千个赞。“幸好我维持写自己爱写的故事,不然也不会有后来的〈大雄的葬礼〉。”

以故事包装,吸引人阅读

蓝橘子观察香港的网络使用趋势,觉得文字越来越少,中学生也不喜好脸书,多使用Instagram和Snapchat。“他们觉得脸书太多资讯了,反而在IG看看自己喜欢的就够了。”

面对这样的趋势,蓝橘子还没想好如何应对。倒是他曾试验,用对话来呈献故事,设计成10张WhatsApp对话框图片,没想到反应也不错。“其实对话框里面都是文字啊,这样也有整千字,读者都读完了啊。”

他也想问,除了缩短文字,难道没有其他方法吸引人继续阅读吗?现阶段,他想到的是用很多文字的漫画,或是很多插图的小说。无论如何,他觉得“说故事”是不变的原则,无论是台湾同性婚姻或近来香港政治问题,他都会以故事包装。“故事的力量就是可以让人更深刻明白一件事。”

作者 : 白慧琪、苏思旗(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0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