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30 07:00:00  2075706
梁自坚.种族冲突之完美风暴
本报特约


希盟上台执政一年,民调显示,支持率开始下滑,甚至敦马的支持率亦然。巫统和伊斯兰党联盟之前在补选中连胜3场,许多人认为是希盟不能实现选举诺言所致。默迪卡民调中心表示,希盟支持率下降是由于选民对经济状况的不满、政府的行政表现差、对马来人特权的关注不够,以及无法公平对待其他种族。

我认为希盟支持率下降以及国阵3次赢得补选,预示着一个不祥迹象。这是一场种族与宗教政治的游戏,存在失控的风险。

上述所言,说明了宗教种族政治的复兴。种族争论成为了公众的话题中心。这是因为土团党、巫统或伊斯兰党不断地争夺马来霸权。安华则是位包容多元种族的政治人物。土团党、巫统或伊斯兰党是为了争取萎缩的政治空间。

多元社会中的政治人物往往无法抗拒试图采取煽动种族仇恨的策略,不断扩大社会分裂,加剧种族和宗教不容忍现象。他们为了自私的政治目的,通过煽动种族情绪,利用恐惧和无知来动员支持。

伊斯兰党与巫统时常打种族与宗教牌。然而他们今时今日的情况已不像过去的61年般。目前的事情发展显示政治学者已确定导致种族冲突与暴力“完美风暴”的5个因素。

专家发现“当群体的利益被视为受到威胁时,很容易引起种族情绪”。政治人物在追求权力的过程中,使用浮夸的责备,恐惧和仇恨来加剧种族间的敌意。政治的记忆与情绪也是扩大这些焦虑,导致群体分散。这种种因素结合一起就产生了不信任和怀疑。这导致了进一步的不容忍、怨恨、恐惧,最后导致暴力冲突。

5种“完美风暴”的因素分析如下:

第一、主要因素/结构变化

第一因素是主要结构危机与变化。联邦政权的变化是马来西亚历史上的第一次。它引起不确定性与焦虑,特别是马来人,他们担心失去马来人特权以及福利。

第二、种族间不满之历史记忆

政治人物操纵种族群体的恐惧与不稳定性。他们能够“唤醒一种共同的不满意识并纠正这些错误” 。民族的分裂使政治人物能够动员群体反对利益分配的不公。

巫统自1946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通过建构马来人的身分来寻求独立。这样一来巫统延续了这神话并继续对殖民统治者的伪科学主张,例如:“懒散的马来同胞”、“腐败华人”及“奉承与欺负印度同胞”。而英国人利用这些刻板印象来为帝国主义辩护,巫统则用它们来为自己对政治权力的控制辩护。

巫统并没有去打造一个独立后的包容性社会,而是利用中印两国的刻板印象来维持霸权(领导权)。这些刻板印象,使巫统可以通过妖魔化华人来保护他们的权利。而印度人则成为隐形人、沙巴和砂拉越的人则成为被遗忘的人。

伊斯兰党或巫统不断利用这些刻板印象以及“神话”,来提醒513事件以及对“他人”不断的反复诋毁–“没有巫统,马来人将留在自己的国土并成为外国人的农奴”,这话已嵌入许多马来人的心并深根。

在第14届大选后,他们继续使用这样的策略制造与以往不同的危机。首次政权的改变,巫统所提供的安全网也许因腐败已不复存在了。马来同胞忽然发现自己面临不稳定。这样的不安,让他们深感恐惧。

第三、促进种族间不容忍的国家机构

国家机构分配了国家的资源、权利和特权,在民族基础上超出了联邦宪法第153条款的规定。这样的过程当中,国家机构公开实践及合法化政治化的种族待遇。

巫统的精英利用他们的优势地位认为他们有着君权神授对稀缺的资源、合同、垄断权、经济优势和特权。政治庇护与竞租行为已成常态。

同时,其他的少数民族却在默默的怨恨中,不愿被排除在外。不稳定的治安是由一个强大的国家机构以及使用强权和压制性法律来维持的。

目前,马来西亚的社会工程实验受到了经济增长的影响。当前的全球经济放缓以及盗贼统治的掠夺已经剥削了希盟政府的财库空间,无法满足每人的需求。

第四、政治人物的操纵

政治人物必须具备以清晰有理及值得信任的方式展现自己的能力。而巫统以及伊斯兰党的领袖已经熟练这样的技巧。

政治人物是否可以有效地赢得支持,并不取决于他们所表达的不满是否属实。通常,这些抱怨听起来很无聊,甚至可笑。这并不是群众不知道种族歧视,种族不容忍和种族暴力是错误的。群众的支持取决于政治人物对歧视和不公正的解释是否得到了目标群体(内部)的充分支持。因为必须有足够多的内部团体支持种族不和谐的情况下,才能有超过一半的成功机会能够动员群众。

如果崭新的马来西亚继续着种族政治游戏,那么内部的群众将会大胆地加剧种族紧张局势,将不容忍现象提升到更高的水平,甚至进行挑衅和暴力行为。在争抢一个战利品时,永远不会考虑眼泪和死亡。

由于这些原因,政治人物的言论唤起了恐惧的情绪,怨恨和仇恨。

第五、种族间资源和权利的竞争

所有种族政治的核心是获取和分配与财产权、工作机会、奖学金、学额、语文、权利、政府合同和发展拨款有关的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产品。所有这些资源都是稀缺的,因此个人之间和组织团体之间都是竞争的对象。种族角度的身分基础是社会中的重要认同,群体竞争沿着种族界限形成。

几乎所有的种族冲突,各民族群体的要求都集中在确保基本权利、更公平的份额和分配入学、就业机会等。什么是“公平”?从他们的主观视点来看,往往偏向于本身伦理团体,因为每个群体都生活在自己的孤岛社会中。

巫统和伊斯兰党利用马来人的担忧,即一旦他们失去统治地位,他们将被剥夺获得资源和权利。为了确保所拥有的不被其他人夺取,他们必须将对方排除在分配资源的方案和机构之外。因此,社会排斥基于种族的资源分配是一个重要特征。

种族间资源和权利的竞争符合了“完美风暴”的第五条件。

作者 : 梁自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