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09 16:15:58  2080914
周若涛/黄热病——致我病重的同乡
文艺春秋

"反革命暴动"党国的印章一按压
历史的档案就仅存一页。就像——
“因华人挑衅而起的种族暴乱”
官方文件掩盖死难者的名姓
以及五百一十三种质疑的声音

“一切都是美帝的阴谋
特务的通讯器在暗影里播撒迷雾”。就像——
“一切都是华人反对党的诡计
丛林里游移着共产主义的准星”

黄衣的街头,水砲和催泪弹极尽暴力
红色的广场,机鎗和坦克车何其温柔

黄衣的七月九,为你们解开镣铐的
维权律师,在另一个七月九被圈捕
撕毁的法袍底下,你们的肉身裸露

暴政的瓦斯一再侵蚀自由的微风
围城日,身如草芥的人们泪流如火
在吉隆坡,你们自陌生的手掌领受
善意的盐巴,转手竟抹向
香港金钟的新伤

一名青年被党国机器推出
十四楼的高窗
你们尚且说:勿忘!勿忘!
在远方,那些已经坠下的
逼近窗边的、幽禁于暗室的
在监视镜头底下的
随时被引渡的
赵明福们
你们却说:应当!应当!

一面国旗蒙了你们双眼
那尚且不是你们的国旗
一场瘟疫把世界染成单色调的黄
你们就此分不清粪土与黄金

谁教你们把金砖换来的
方块字,去砌那血染的高墙?
耻辱的方砖
可悲的方砖

在新疆,一名语文老师
被拘捕、虐打、修剪了舌头
流放的时日,每夜噩梦如常:
他的学生们在集中营里
字正腔圆地歌颂祖国河山
惊醒,他在狂乱中呼唤母亲
有时他认不出镜中容颜
有时他记不起自己名字
但我知道,他那高贵的维吾尔名字
就叫:林连玉

作者 : 周若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