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2 08:25:00  2082308
郑丁贤.阿茲敏的围城之困
非常常识

几天前,阿兹敏以经济部长的身分,在全国垦殖民大会上致词。演说途中,被出席者报以嘘声。短片通过网上传遍全国。

如此场面,让在场的首相马哈迪,以及政府成员颇为尴尬。马哈迪不知作如何想?他对阿兹敏的力挺,又是否会有所摇动?

当然,这些垦殖民未必是因为男男性爱短片而奚落阿兹敏,可能也是对希盟政府的垦殖政策喝倒采;然而,不管是前者或后者,或两者兼之,都对阿兹敏是多一层打击。在公私两方,他都处于极为不利的处境。

于公方面,阿兹敏作为经济部长,表现乏善可陈;在大马经济低迷的今天,他的无所作为,成为希盟政府的软肋。

政坛观察者还发现,只有在性爱短片事件之后,才看到阿兹敏开始花更多时间在部门和公共事务。

在私方面,阿兹敏和他的阵营,针对性爱短片,只是一再强调是遭人设局陷害,但是,却无法说服人们,短片主角不是他本人。

人们其实不在乎阿兹敏是否遭到陷害,在一般认知中,“陷害”已经是政治游戏的一部分。

只要一日阿兹敏无法摆脱这个嫌疑,他作为政治领袖的资格就会受到怀疑。

20年前,安华受到同样指控,然而,当年民间一面倒的支持安华,把安华视为对抗强权的公义代表。

也因为民意相挺,让安华可以分别和马哈迪及纳吉周旋到底,甚至一度可以发动数万人走上街头示威支持。

相比之下,阿兹敏除了获得马哈迪和自己的阵营硬撑之外,在民间落得孤立无援。

阿兹敏的未来命运,很大程度在于警方的调查结果。而警方的调查迟迟未公布,阿兹敏就很难回到正常的政治轨道上。

更糟的是,阿兹敏的对手,并没有想要罢手,而是步步进逼。当事人的哈兹,已经放话说,性爱门不只是发生在山打根,而是在不同地方都有,包括在古晋和吉隆坡的高级酒店,还有录影为证;在“必要”时就会面世。

而巫统的急先锋洛曼,眼看警方报告还不出炉,扬言要把短片拿到国外,让专家检验真伪。

时间对阿兹敏不利,对马哈迪也不利。阿兹敏不再是最理想的继承人选,也不是对抗对手的最佳战友。

马哈迪宣布要组成马来人大团结阵容,容纳巫统和伊斯兰党成员,这项宣示,是否意味著准备放弃阿兹敏,另行结合外在势力,稳住执政力量?

阿兹敏已经面对围城之困,他不但无法突围,而且城池日益缩小。

围困之际,他有3个选择。一是留在公正党,这是缓兵之计,但是,他的派系力量会不断被侵蚀,成为少数,阿兹敏也会失去在党内的重量。

二是加入土团。只是,摆脱不了污点的阿兹敏,未必会得到土团欢迎。况且,公正党内阿兹敏派的非马来人支持者,包括国州议员,何去何从?

三是另组新党,或是倒置并收现有的政党。听说,这是阿兹敏目前积极进行的动作。问题是,又有多少支持者愿意和他共进退,跟随他重新打天下?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