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9 07:00:00  2085428
【花踪热身系列/二】梁馨元/怎么办?
文艺春秋

【且看九〇、〇〇后文坛新秀怎么说——】便利、无界、变幻猝不及防、价值观越见多元……

世界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为什么还要蹚文学这摊弱水?

*

这是我常常无端端说出口的一句话。搭列车时看着对面玻璃窗自己虚浮的倒影、跟朋友两人无语地步行之时或是跟猫亲吻的时候,我总会打从心底无意地问他(们),怎么办?这个问题如光,在经过无数无关痛痒的折射以后终究狠狠地指向自己 一种喃喃自语的叩问。

我一直在经历的,是很多解决不了的题目。当我脸上长了一道生物题,痊愈不了的伤口医生束手无策,生物考卷上那些对答如流的答案也只是形同虚设。当我面对关于伦理、原生的是非题,我知道更正确的答案往往不在是与非里面,而是中间,可世界不接受。很多人需要懂得,所有事情并非非爱即恨,我愿意恨着也爱着。

于是怎么办?我恒常焦虑。解决不了的家庭命题,除不尽的生命余数,在那些小数点连接着小数点的绳索缝隙之间,写作即是我确切的答案。

世界已经变成了这个样,科技让人遗失记忆的能力。人们喜欢流动的影视,喜欢方便的导航,可最终导航引领我们前进的,不会再是原始的、质朴的故乡。摆脱导航的人,才能记得那珍贵的、唯一不变的路线,仿佛停止说话,放下科技的遥控而开始专注地写作之时,才能像是把心中幽暗的洞口打开,继而吸进那些漂浮悬宕在尘世的记忆,擦拭安放。

很多时候并非我们选择写作,而是写作选择了我们。那些如此相像的生命经历,那些布满青苔的记忆胎盘。如果我们只是一把斧头,至少只需担心劳动与生锈,可我生而为人,事情便在一夜之间复杂许多。我需要一间房间,一间以文字的砖块堆砌而成的斗室,国王新衣般的,写作的魔术便在里头发酵。我才渐渐发现原来我听得懂猫正在对我说的话,看得见别人眼里豢养的雨季。

我是否已经成为一个路人,才终日在跋涉。跋涉的意义在于抵达,写作的意义呢?怎么办,怎么办,其实答案一直都在。

/

梁馨元简介:

一九九九年生。曾获游川短诗奖首奖、嘉应散文奖首奖、马大中文系文学双周文学创作比赛诗歌组和散文组首奖、台湾X19全球华文诗奖、香港青年文学奖等。



作者 : 梁馨元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