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26 07:20:00  2089845
莱士胡先.停止无止境的权力游戏
本报特约

预料之中(par for the course)这字眼也许源自高尔夫球游戏,但它同样是不成文的政治规则,即参政的最终目标就是要掌权。马来西亚参政的人已将政治带至另一阶段,变成永无止境的权力游戏。谁会是下一任首相?

权力游戏讽刺之处在于,在第14届大选之前,立法者和具有抱负的政治人物皆认为,希望联盟不足以对抗当时仍强大的国阵,特别是巫统,因此,所有希盟主要成员皆同意一旦敦马哈迪成为首相后,提名安华为未来首相,至今后者仍是马哈迪属意的人选。

在没有更好的形容词下,希盟政治不应该经历目前在大马所发生的事情,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率领一支队伍,向自己的党主席发难。

目前有5个危机,可能颠覆我们所知道的新大马,首先是最重要的,前首相纳吉正伺机而动,他甚至回归成为国阵顾问,而前副首相阿末扎希,也重新领导巫统。换言之,众所周知的蛇头并不会因被砍去躯体而丧命,相反还可以咬人和释出致命的毒液。

国阵和巫统,加上伊斯兰党,变得更大,他们不用做任何具体和认真的事,即便是一个平庸的反对党,也可以在第15届大选获得支持,而希盟,可被彻底打败,让盗贼和其同伙回归。

第二,大马拥有150万名公务员,横跨联邦13个州属,他们应该无党派,及宣誓成为无党派者,但当希盟政府无法兑现对人民的诺言时,公务员不会无惧地为民服务,他们在旁静静地观察,猜想谁会在这权力游戏中胜出,才开始思考、工作。

换句话说,永无止境的权力游戏,不仅让公务员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及非礼勿言,也让他们失去中立。

第三,失去中立的公共服务,可能对大马政治经济带来自我伤害。逾900家政府相关投资公司占据吉隆坡证券交易所70%数额,当公务服务领域没积极提升人民福祉时,则政府相关公司无法和政府一致合作,产出必要的成果。

最终的结果将是大马公司逐渐瘫痪,那些在上届大选前已出走的企业肥猫,仅需要等待时机看政府倒台,以让幸运财富之轮再带领他们转向喜爱的政治群体,再度喂养他们。

第四,如果永无止境的权力游戏继续有增无减,不论是否和已被全国总警长证实内容属实的性爱视频有关,国际投资者更愿意押注在其他国家上。

柬埔寨和寮国是东南亚两个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经济成长分别是6.9%和7.1%,他们的货币和美元适度挂钩,经济背后靠山也是中国,那为何国际商界要重视大马?

当持续有要废除安华成为首相马哈迪继任者的权力游戏出现,国际投资者不会来大马。

最后,永无止境权力游戏的支持者,如果孤掷一注在阿兹敏身上,最终可能失去一切。阿兹敏的经济基地在雪州,和前雪州大臣卡立当年大大提升州内储备金不同,目前没人知道雪州政府还有多少钱。

所有人都知道,雪州政府目前也自身难保,这同时说明了为何大马经济停滞不前,因为25%国内生产总值(GDP)源自雪州。

大马政治不能完全脱离经济,这就是为何各方都想要成为政府中的佼佼者,但如果有狂犬进入的迹象,想要咬大家一口,包括自党的党主席,这不是健康的现象。他们要承担起破坏新大马的罪名,名副其实的战争祸源。新大马谨记。

作者 : 莱士胡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