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26 07:04:00  2089858
郑丁贤.种族和宗教结合的未来挑战
非常常识

巫统和伊斯兰党交换帖子,准备9月14日缔约,今后一家亲。

从大马政治发展的角度来看,这是马来民族主义和伊斯兰主义结合的开始,也是联盟∕国阵多元种族理念的尽头。

东姑阿都拉曼、陈祯禄、善班丹等先贤在60年前规划的帆船航线,的确是要航向多元种族共治共享的海洋;可惜的是,以后海上掀起风暴,加上掌舵者的短视无能,让这艘船改变方向,要找一条单元种族和神权政治的航线。

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高层认为,两党在第14届大选的失败,关键在于在同一个战场厮杀,尤其两党在马来选区都派出候选人,以致分散了选票,让希盟在三角战中,藉非马来人的选票优势而胜出。

这种假设有一定的统计根据。从第14届全国大选的票数计算,如果巫、伊合作,两党只派出一名候选人和希盟竞选,则它们可以赢得额外的21个国会议席,以及增加45个州议席。

而现有的许多希盟领袖,包括吉打州务大臣慕克力、首相署部长慕加希、贸消部长赛夫汀、外交部长赛富丁、卫生部长祖基菲里、乡村发展部长丽娜哈仑等等,当时是凭三角战而杀出重围,一旦巫、伊合作,则他们在票面上已处劣势。

在州议席方面,若巫、伊选票集中,则希盟要面对失去吉打、霹雳、马六甲、森美兰,甚至是柔佛的州政权。

在如此庞大的利益诱惑之下,巫统和伊斯兰党可以抛下以往的一切敌意和仇恨,紧抱在一起,全力对付希盟。

而新的选举制度下的18岁投票,以及自动登记选民,将在下届大选增加780万新选民,其中以马来穆斯林为绝大多数,他们也将是巫统和伊斯兰党争取的对象。

以种族和宗教为主要的价值,作为政治认同的优先对象,一直都是政治现象。从基督教和西方民族主义的结合,开启了千年的政治传统。

从阿拉伯帝国到奥图曼帝国,乃至伊朗革命带动的伊斯兰复兴运动,也在在显示伊斯兰和民族主义结合的力量。

我在之前的文章提出这个论述,有某部长的办公室借此大作文章,说这是种族言论,意图挑拨希盟政党的关系云云。

实际上,作为媒体人和评论人,我是以客观事实来省思未来的发展,我看到的是现实政治(realpolitik)下的政治演进。

这些观点的意义,在于是否可以提供读者一些思考方向或启发,而任何政党如果可以从中寻找一些参考,应该不会是坏事;而若是不同意,也可以嗤之于鼻。

希盟政党面对如此挑战,必须找回本身的价值,突出自己的优势,拿出执政的政绩,才有机会抗衡。

只是,如果从政者活在自己的幻梦中,对于不相同的观点和批评,以敌人待之,冠之以恶言毒语,如此的视野和胸襟,好自为之!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