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28 07:30:00  2090837
东姑阿比丁.沉浸在坦桑尼亚人之中
阿比丁思

我带着一定程度的谨慎造访一个新的国家:无论你事先做了多少研究,但在真正听到、看到和闻到并推翻你的假设前,一切都不能说是真正准备好。

在未抵达之前就充满幻想是特别容易让人迷失方向的:当我小时候第一次前往伦敦时,我其他看到铺面金子的街道,我是受到了《迪克和他的猫》的影响。当我第一次前往前往美国或日本的时候,对流行文化的类似假设占据了我的脑海。即使作为一个成年人,当我多次被告知即将造访的国家是霸权、贪污和落后时,我发现基本上所有人类都有类似的需求和欲望,而尝试去了解一个社会总是有价值的。

但是,我的无知与现实之间的最大差距发生在我本月首度造访撒哈拉以南非洲。虽然我曾经访问摩洛哥和埃及,但他们在文化和地缘政治上是属于马格里布和中东,我见多识广的友人说“那些地方不算非洲。”事实上,非洲是世界第三大洲(尽管通常用于绘制世界地图的麦克托投影法并不能反映其真实尺寸),其拥有很多不同的幅度和国家经验。

然而,由于多数造访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马人,很少是出于历史、情感、宗教或经济原因,因此对于这个广大大陆的偏见持续恶化。由于缺乏动力去欣赏这个错综复杂的事物,我们在媒体上经常看到的整个大陆都是关于战争、贫穷、肮脏和疾病。对人民来说,刻板印象不外乎无数新闻报道上形容的治理不善和贪污问题,也让我们对本地的非洲人有著诸如:尼日利亚诈骗分子、贩毒分子、滥用学生签证以及犯罪分子的印象。用于描述这些人的词汇往往不够礼貌,对外国人的种族歧视通常被认为是大马人国内种族主义的延伸。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坦桑尼亚的几天是我生命中最富有教育意义的日子。这是一个经历德国和英国殖民主义、社会主义革和1964年由坦噶尼喀和桑给巴尔两个地区合并成立共和国的国家。前苏丹王朝掌控下的阿拉伯霸权已经造成了数千人死亡,在其政权结束后,如今这个多部落、多元宗教的社群一直处于和平状态,并试图将部落主义排除在政治之外。虽然官方宣称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但一些机构与联邦制相似,在桑给巴尔有一个半自治的政府,在国会也有他们的保留议席。(但是,在全国和桑给巴尔立法机构中,都为妇女保留更多席位。)

没有类似卢旺达(其西部)的种族灭绝或莫桑比克(其南部)的内战,坦桑尼亚人似乎为他们的政治能够摆脱影响肯雅的部落主义而感到自豪(尽管肯雅的新朋友声称由于两国长期处于竞争状态,因此坦桑尼亚人喜欢夸大这点)。

确实,我在旅游区,被习惯与外国人交流且受过良好教育的坦桑尼亚人包围,这也印证了为了这个国家的和平和稳定所作出的努力。我想这就像我们大马人向无知的外国人证明我们也不落后一样。

一个特别值得骄傲的是其早期成立国家公园和保护区——如今覆盖38%全国面积——这对当今的旅游业和经济至关重要。然而,这并非没有争议,因为英国人将住在塞伦盖蒂的马赛人赶走,以保护当地的动植物。

但与我们一次参观野生动物园的知识渊博的马赛人几乎接受了这一事实:今天,成千上万的游客要付很多钱才能看到壮观的野生动物。我们很幸运能够看到“五大”动物——狮子、豹、大象、水牛和犀牛(虽然在远距离)——还有成群结队的斑马、瞪羚和不同种类的鸟类。这是另一种深度的学习:无论你看过多少自然纪录片,在自然栖息地亲眼看到的这些动物的经验是无可取代的。

在政治稳定和经济增长方面,我的许多坦桑尼亚朋友都对大马了如指掌。但是在过去一周,在登嘉楼看到老虎、虎鲸和马来貘在它们自然栖息地以外的地方出现,我认为我们肯定可以从坦桑尼亚人那里学到一些关于保育的知识。

作者 : 东姑阿比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