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30 07:20:00  2091843
骆宇欣.温水煮蛙 从教育开始
风过西窗

爪夷文书法艺术纳入小学教程,合适吗?

以“国族”主义的角度来看,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学习自家国度曾存在过的,并且目前某些马来族群老一辈还在使用的文字体系,并无不妥。另一方面也是认识“我族”文化的大融合措施吧。

鉴赏一个文字体系,不需要了解其背后的文化底蕴?就像学会鉴赏甲骨文、金书、隶书、行书等等,不需要了解这个民族一路走来的社会体系、政治、文化等等,可能吗?都说文字是族群灵魂的载体,空会照着课本描绘字形而不去了解内在文化,又算哪门子鉴赏?倒不如直接用谷歌翻译按个键来得简单。

既然学习爪夷书法艺术,只是“艺术”,国民小学要不要也一起学中华书法、梵文或淡米尔文艺术?届时,全民都对彼此文字体系有所涉猎,或许还能粗浅地了解文字含义,到时候再有什么中文、淡米尔文广告牌或路牌想必也不再是问题了。

身为副部长,面对教育组织的咨询和追问,只会说——还有讨论空间,或者干脆说——会带到内部讨论,未来需不需要考试则有赖大家监督。被问急了就祭出一句——前朝的政策。

又是前朝政策,既然如此,前朝留下的10+6华小迁建校怎么不了了之呢?就像某些华人聚集地,明明是学生爆满的地区,学校增班都唯恐不够,又何来两校互争学生来源的问题?

既然做了政府,就在内部扛下了监督或推翻不利政策的重大责任。所谓的监督,就是让某些不利政策无法通过,从源头就熄灭不让它浮现引起争议。又何以到了该担当的时候把该监督的责任“卸膊”推给民间组织团体?到时候是要拼声浪再来表演听取民意大U转吗?

华社不觉得这一年来的教育课题让人疲于奔命而忽略了其他与经济命脉相关的商贸政策吗?

青年岁数下调的政策会让多数原本就显得“青黄不接”的社团青年组织加速“不接”,与其他族群不同,华人青年,大多数在18岁到30岁的时候正处于拼搏期或大学期,经济未稳定的华人子弟是谈不上去为社团服务的,至多加入社团为自己的商业开拓人脉商机罢了。

至于其他族群,因为人口比例的增长,青年的人数不容小觑。青年法定年龄调低,并不是大问题,只会开放门户让更多新血充实组织。经济或教育政策的优势则让他们少走一些路,有心拼搏者,自然站到比华人更优势的地位。

回看拼写体系的罗马字母化,就像主流华文世界的汉语拼音放弃传统注音符号,华语华文的听说读写才更普及化。当年的马来西亚政府之所以放弃使用爪夷文拼写,而让学者设计用罗马字母拼写马来文,是因为罗马字母拼写更符合国际接轨,更易学,更全民。

如此这项所谓的书法艺术鉴赏教程,宣传海报都流传了,部长仍语焉不详,遮遮掩掩,扯什么讨论空间。就像那句前朝60年做不到的,本朝一年做给你看,果然不无道理。

作者 : 骆宇欣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