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31 07:45:00  2092313
郭健平.教育是政治课题
路见不平

在马来西亚,教育永远是政治课题。如果关心教育的人,不想承认这一点,不是虚伪就是过于天真。

所以当教育部有打算明年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的马来文科加入“爪夷文书法艺术”时,瞬间在华社和非马来人社群炸开了锅,一发不可收拾。

再加上希盟上台一年后,许多方面仍让人觉得治国方向缺条理和有些地方和过往的国阵没什么两样,教育部在这样的时间点再搞出这种计划,就犹如火上添油。

普遍上,全球的人都有反建制的倾向。反对党当上政府之前,都是靠嘴巴把不能的事讲成无所不能,上台后才发现许多事情“其实真的不能”,所以高民意上台,低民意下课的故事在今天全球各角落比比皆是。

教育部的这项政策,跟之后代表华社的行动党的反应,逐渐让华社明白到,许多课题,华基政党在政府的位子永远是一个尴尬的位子,两边吃力不讨好。追溯往过,我们也开始能够明白和体谅马华以往的为难之处。

个人认为,让非国民型的学生学习爪夷文书法艺术,其实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多学一点,对自己还是百利无一害。但整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学习爪夷文,并无助于提升国民型小学生的马来文水平。支持的人认为这只占课本的区区6页,反对者只是在小题大作,但却不顾及反对者背后的隐忧。

人民已习惯历届政府喜欢一开始时,只是实施“区区”的政策,如果没有反对声音,久了“区区”就会变成“多多”,这其实才是人民的顾忌。

现今的爪夷文应用,大多数仅限于宗教文书方面,它无助于提升语文,而且还会加重学生的负担。

此外,对于那些非马来人的马来文教师,这肯定又是一个头痛的任务。本来已繁重的职责,还要抽空去接受培训。教育部为了这一个6页课文,又要拨多少款项让教师去接受培训?不是整天说国库被前朝掏空的吗,为何要浪费这些钱呢?

如果把这区区6页移去美术课,也未必是一个负责任的安排。就如同让不认识汉字者去学书法,他可能可以写得很美,但是因为不懂汉字的构造,他其实可能仅仅是跟着范本“画”出来,这其实没有什么意义。

学习新知识,问题不大,但不顾及华社的敏感,这才是问题。

就如我们看到把孩子送往华小的马来人一天比一天多,但是当华小被大部分马来社会曲解时,这些孩子在华小念书的家长鲜少站出来为华小辩护。这不见得是他们怕事,而是他们仅占马来社会的小部分,帮华小背书,只会为自己带来很多无形和有形的压力。这就是教育问题在马来西亚的敏感,以及为何它永远无法仅仅是教育问题的原因。

再说到承认统考这件事,许多人都认为这根本不用“花一分钱”,只要做个宣布就可以解决的事,为何会变得遥遥无期?因为一宣布承认统考,它就不是仅仅只是教育问题,尔后的漩涡分分钟不是所有人所能想象和可以承担的。

爪夷文加入马来文课一事,在校园里,它真的仅仅是教育课题。但出到社会,它就注定会变成政治问题。希盟要小心,许多这种看似“小小”和“区区”的问题,往往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 : 郭健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3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