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09 07:16:00  2097275
郑丁贤.愚蠢之外,就是冥顽不悛
非常常识

马智礼宣布了内阁的决定,Seni Khat(爪夷文书法艺术,或阿拉伯书法艺术,伊斯兰书法艺术)不撤消,但有调整。

这个决定,符合华社的意愿吗?家长的担忧化解了吗?Khat的问题解决了吗?

没有!转了一个圈子,还是回到原点。

华社的意愿,我可以归纳为3种:

第一种──坚决说不。

就是不要爪夷文书法课程进入华小,教育部必须搁置Khat措施,确保华小不被打开缺口。

第二种──有保留,可商量。

前提是爪夷文列入美术课,或是课外活动,而不是马来文课;而且必须是选修,不能是必修。

这两种意愿,根据一般观察,以及不同媒体进行的民意调查,代表了华社90%以上的立场。

当然,还有第三种,他们同意华小接受Khat课程。不过,这一部分的比率很小,几乎微不足道,包括数名行动党领袖公开支持。

再看看马智礼的宣布,分析他所谓的“调整”。

──Khat按照计划,在华淡小落实,不列入考试和评估;

──从6页减少到3页;

──由教师决定教导方式(语焉不详)。

表面上,教育部做了一些让步,然而,实质上改变不大;并不符合华社的第一种和第二种意愿。

Khat没有撤消,没有搁置;它列入马来文课,不是美术课或课外活动。

从6页减到3页,说是让步,其实只是点缀,意义不大;小五和小六的课程安排,更加重要。

至于是必修还是选修,声明中含糊其词,还推给教师,让教师决定教导方式,语焉不详。有记者问说,如果教师选择不教,是否会遭到纪律行动?

马智礼的回答也模棱两可:“为什么要采取行动?我们会鼓励。”

我的理解是:教师是教育部的雇员,部长这么说了,教师能够不听教育部长的话吗?

在新闻发布会上,马智礼也不回应小五和小六的爪夷文课的问题。小五和小六跟着上爪夷书法课,看来已势在必行。

此外,他也表示砂拉越和沙巴也在这项政策的范围之内。

总的来说,华社主要和广泛的意愿,並没有被接纳。

如果华社对政府处理爪夷文课题,还存有挽回的希望,那么,如今希望已经破灭。

超过一个星期以来,华社通过各种管道,排山倒海的表达了反对和不满。换来的结果是,希盟政府的内阁,置之不理,一意孤行,冥顽不灵,怙恶不悛。

政治经验丰富,亲希盟的拉菲达,甚至都已经告诉希盟政府说,强制华小和淡小上爪夷书法课,是一项愚蠢的政策;她也私讯了马智礼,劝告他不要把Khat列为必修课。

消息说,在土团高层人士的会谈上,拉菲达谈到爪夷书法课题,还当面指着马智礼说:“愚蠢”。

然而,这不是马智礼一个人的愚蠢责任。即为是内阁的决定,那么,所有希盟高层,包括行动党的代表,都要为愚蠢而负责。

行动党的高层会议中,已经授权林冠英,表达他们的意愿。但是,最终落得如此决定,行动党的部长们,可以逃脱责任吗!

如此愚蠢的措施,竟然得到如此愚蠢的“解决方案”,做错了还是固执的要错下去。

华社民意不被看在眼里,华社的权益最终败坏在他们手上。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