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8 07:10:00  2102031
江迅.哪吒:我命由我不由天
香港碎影

正在暑期档热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你看过了吗?先考一下,“哪吒”怎么读?问10个人,没一个人完全准确。哪,读ne,呢音;咤,读zha,渣音。

一脸熊猫烟熏妆,眼窝处漫成一片,不太整齐的牙齿,再加上一脸坏坏的表情,亦正亦邪的个性,上映前就被中国网民封为“史上最丑哪吒”。别看这哪吒总给人一种夸张印象,却点燃了国漫迷的热情,时下成了“登顶”大明星。

《哪吒》7月26日上映,首日票房超过1亿元人民币(下同),翌日则逾2亿元,成为大陆影史首部单日票房破2亿元的动画电影。截至31日,票房飙破12亿元,超越2016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9.6亿元,登上大陆原创动画票房冠军。8月2日,《哪吒》)票房达17亿元,超越迪士尼出品《疯狂动物城》,位列中国影史动画电影票房第一;8月4日,22亿元了。哪吒,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人物,道教护法神。如今走出的这一大步,开拓了中国动画无尽的想像空间。

《哪吒》花了2年编写66版的剧本、3年制作,汇聚60多家制作团队、1600多位制作人员参与。《哪吒》被视为“一个熊孩子成长蜕变的故事”。它没有因循守旧,讲述“反抗父权”的故事,而是赋予人物新性格。哪吒变成了有黑眼圈的小魔童,太乙真人不再仙气飘飘……这一系列改编颇具新意,“魔童降世”乍看很暴力,讲的却是一个无比正能量的主题:扭转命运、打破成见。

该片完整的情节、紧凑的节奏、丰满的人物形象和巅峰的视觉效果,符合当代人的生活趣味。从《大圣归来》到《白蛇缘起》,再到《哪吒》,国产动漫正一步步开启新局面。40多年前看过上海美影厂的《哪咤闹海》,哪吒头上梳着两个发髻,臂缠混天绫,勇敢而天真的形象深入人心。蛟龙抽筋、脚踏龙宫……这些已烙印在几代人情感记忆中的经典瞬间,则主要来自《西游记》和《封神演义》。影片说教既不过分,煽情也不尴尬。哪吒的形象既有“魔”的一面,更有“童”的一面。他仿佛是站在正的对立面出现的,却又拼死维护正。他身上有股子气。那股气属于厉鬼不能夺,利剑不能折,既浩荡又响亮。

“最丑哪吒”在社群平台掀起一股模仿风,烟熏妆、用红绳在头顶两侧绑起的丸子头、齐眉刘海,眉心的火纹花钿等,成了孩子们“同款”效应。看《哪吒》,到底看什么?每个人的观影角度不同。中国神话,不能单纯当童话故事来看。神仙妖怪那些事,其实都是人的事。难怪,网络上正流传北京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文章《中纪委评〈哪吒〉:小小的陈塘关里,也包罗着人生百态》。这部影片火,连中纪委都拿来当现实教材了。

哪吒在片中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我自己说了算”的台词,这是古老而经典话题,反而贴近现代观众的口味。哪吒这颗不认命的反骨魔丸的自我进化,对叛逆少年是一种慰藉,但这种正能量的励志,却从另一角度戳到成年人的无奈。愿每一个哪吒,都可以做自己的英雄;愿每一个魔童,都能遇上影片中那样完美的父母。小时候经常听大人讲一句话:人各有命,上天注定。长大后才知道另外一句话:所谓命运,一半在天,一半在人。成年人的世界,没有“认命”二字,有的只是倔强的灵魂和永不服输的心。不认命,就是对命运最好的回击。

作者 : 江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