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2 07:00:00  2102906
请包容别人的不完美/稻草人(昔加末)
星云

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阿管事件(以下我都叫阿瓜)勾起多年在心中不敢打开的盒子。那个盒子和每个人心中有一个不能触碰也一辈子都不想打开的盒子一样,装着黑暗和痛苦。只是盒子有时候会因为某些契机被安全又温柔的打开。这不是一种行走仪式形态的过程,它更像是一种自己和自己的过去互相接纳融合的进程。

三年级的某一天,突然有了一个外号——阿瓜。初始还不以为意,后来新年才见面一次的亲戚朋友开始对自己的言行举止发出批评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所表现出的肢体语言是不能被社会接受的。他们会评论说:你走路的姿势不够男性化、你的谈吐像极一个女人、你太斯文了等等。接着在学校里高年级的学长会对路过窗前的我大喊:男人婆、太监、pondan等。当时他们的班上是有老师的,可是老师并没有对这样的行为加以阻止,所以这样的放任让他们的恶性壮大。甚至是当我走上舞台参加诗歌朗诵比赛时,台下总会发出一阵的嘘声。对于当时只有10岁的自己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念完一首诗歌,接下来还自荐参加英文故事比赛和歌唱比赛,这真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小学岁月里,脑海挥之不去的,还有一位老师因为我在运动时不将衣服从裤子里拉出来脱口说:你这是什么男人!

对啊,我常自问怎样做才能完美像个男人?可是没有标准答案,只有人们各自主观的指标。

小学毕业后,一种孤独和无助的感觉在升上中一后继续扩散。因为不适应陌生的环境,还害怕无处不在的恶言恶语,所以每一天一抵达学校就会躲到安静的角落,直到钟声响起才快速跑到操场集合。每一天都害怕会有人突然将自己堵着然后出言凌辱一番。试过一次高年班的学长故意来到班上语言侮辱一顿后就大笑离开,留下满脸错愕的自己。那时候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直到成为学校巡查员后才让那些负面的情绪统统离开自己的心。或许是心态上的改变,感觉穿上巡查员的制服后会杜绝那些恶意的批评和嘲笑,而事情也好像往好的方向去了。尤其是披上这一层保护色后,自信和内在的性格也开始健康的建立起来。

减少对人批评指点

虽然如此,那被人语言霸凌的情况并没有因为有了一个保护层而完全消失无踪,偶尔还是有外人会冲着自己指指点点。在一个小镇,出门遇到学校的恶霸也偶尔会被语言霸凌。所以中学的一段时间,为了不让父母听见外人对自己孩子的恶意批评,所以宁愿不和父母出门逛街,只愿意躲在自己的房间。尽管这样,外头的流言蜚语还是会经由不同的途径传到他们的耳朵,其实他们心里很受伤,可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让我改变什么来迎合社会的指标。他们更希望我好好的读书学习做个好人。

在成长的岁月里面,霸凌时时刻刻都在发生,所幸自信并没有因为这样被粉碎,反之因为在中学的后期遇到了好的同学和老师,而发展成一个会以自己为傲的心态。现在回看这个世界,好像也并没有因为我走路不像男人,说话时不够粗狂豪迈而变得不好;世界反倒是因为大家都缺乏包容和宽容而变得纷争不断。

几天前,报纸刊登了一则缅甸男人因为被同事逼迫公开出柜继而几天后自杀的新闻。可是想一想人家出柜与否与我们有何关系?人家行为举止像男人还是像女人又碍到我们哪里?我们能不能就从今天开始严肃要求自己减少对别人恶意或善意批评指点,然后尝试用爱来包容那些在我们的眼中是属于缺陷的人事物。要知道那可以是别人生命的全部,是别人独一无二的信仰!

有时候我很感恩自己在成长的过程里因为拥有父母的爱和朋友的包容,才茁壮长成一个会为自己骄傲鼓掌的人。想对你们说,谢谢!

作者 : 稻草人(昔加末)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