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2 07:00:00  2102907
父亲爱的标记/李丹萍(巴生)--星洲副刊
星云

由于工作的缘故,我来到了文丁这座小山镇。年初初来报到,就发现了榴梿的踪影及气息,验证了朋友所说的,文丁是盛产榴梿之地。甫入6月中旬,榴梿几乎淹没整座山城,处处榴梿——路旁档子或地摊、路上罗里或摩哆,藏不住果王之香。

我,总是挡不住榴梿的诱惑,把友人送来的榴梿当晚餐。今晚,榴梿更成了我的夜宵点心。D28品种,我第一次品尝,竟感动得湿了眼眶——怎么似曾相识的?那是小时候的滋味。

那天我问一个女生:你怎么不吃榴梿呢?她说:我10年没吃了,吃了会想父亲。我也是,我说。今天的榴梿夜宵吃的是想念。小时候,我会随着父亲到果园去。走过果树,在草丛中寻找果王,然后等着父亲为我剥开榴梿,大快朵颐的。

对,是大快朵颐。因此这就造就了我们兄弟姐妹对榴梿的痴狂,绝不是三两颗就能满足。此外,每逢榴梿季节,我家堆了好多父亲批回来的榴梿和山竹。我告诉那女生,我6岁就会剥开榴梿了,因为总是耐不住榴梿香,等不了父亲回来,就选了咧嘴的小榴梿,自己剥开。

印象深刻的是,我在榴梿树下好奇的问父亲:榴梿掉落会不会打中我们的头呢?父亲说,榴梿有长眼睛;任何人若被榴梿打中,就意味着这人非常倒霉!我听了半信半疑的走在父亲身后,深信那是最安全的地方。

榴梿,于我是父亲爱的标记。15岁那年,父亲走了。一天,母亲给我们拖了一袋榴梿——母代父职——代替父亲给我们买榴梿。我们满心欢喜的拿出刀子;母亲却一下子愣了。我说:妈妈,我会开,我来。这才化解了妈妈的尴尬。此后,我是家中负责剥开榴梿的人。

十几年前,我工作后第一次买榴梿回家。那是竹脚品种,3大粒接近二百块。那一天,我们和过去一样,满心欢喜的共尝。只是,我们吃着的是想念,吃在口里满是儿时父亲带回来的好滋味,久违的。那个晚上,我们都感动满满的。第二天早上,哥哥说:这榴梿一点都不燥热,昨晚我睡得好香。那是我们非常美好的回忆,我们有着共同的感动和温暖。

这个晚上,口齿间仍有榴梿的余味,心头上搁着的是父亲牵着我走入果园的画面。我爱榴梿,那是父亲对我的爱。这个晚上,对父亲的想念特别深。

作者 : 李丹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