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0 07:30:00  2103023
骆宇欣.全民共孽
风过西窗

有的人,在还是平民百姓、未掌权时或领导着民权运动时,会认为有朝一日若进了议会,就能把民众的声音传达到更高层次,可以阻止那些与民心相违的政策。

于是,在强大的舆论和希望下,与非政府组织合作,办了许多大型的集会,反对这个那个,凡是当时的当权者的政策,不论好坏一律反对。

当时,他们是与民心同在的。谁想看到自己的家园变癌症村?谁想住在放射性废弃物弃置槽的旁边?哪怕当局宣布它有多安全无害。

当时,他们也是与选民同在。办了几次“净化选举”集会,卖了许多T恤,从三两个组织到在野阵营火力全开,甚至连自己反对的政坛元老都拉拢过来站台并尊为共主推翻当权。

当时,他们也是与华社同在。诉求华校制度化拨款,诉求承认统考,诉求华校不变质,不让不谙华语者掌校,要保留民族特征。有者更是铁骨铮铮,不惜放话甘愿坐牢也要勇敢发声,誓与华社同在。

当时,他们也与各媒体同在。一同反对钳制新闻自由、出版自由、言论自由等等的所谓“恶法”。当然也有成绩,当年被反对得最激烈,一度用来对付异议者的“内安法令”,终于被前朝废除了。当年那些人,如今又去了哪里?

有的人被4万票送进了国会。不但传达不了强烈的民意,还频频被调侃要不要送您一根火柴/打火机去烧了那间厂?

有的人,当上了当年信心满满“做给你看”的副部长职位,还真的做给你看了——拉曼拨款狂削几千万、华小10+6迁建校逐渐无声、承认统考只需一句话的呼声变成了劝请顾虑全民感受、华小的爪夷文课纲把球踢给家教协会。

有些人,在还未执政联邦就撂下“You print, I sue”的名言。同阵营的在执政后更是不顾脸面剑指报馆,声言操弄课题挑动情绪。至今余波未了,不顾民情民声,只怪罪外界。

以前,他们说“制衡”,现在连制衡都不说了,叫人民“谅解”。然后代议士号召集会,痛心疾首要向代议士传达民声。

在尚算公平,还可以用选票投选议员的制度下,竟然还会出现“政府反政府”的闹剧,不,不是反政府,是反政策。但有何区别?政策不就是政府制定的吗?身为国会议员、列席内阁的部长,岂能说自身立场是反对但尊重内阁集体决定?

自身持反对立场、无力抗衡,不就是辜负了把他们送进国会的选票?不是应该辞职以谢民意?这些乱象,本不应该发生。但世上永没有“如果”。只能期许下届不要再被激情冲昏头脑。

作者 : 骆宇欣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