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0 08:10:00  2103034
练珊恩.诚实诚恳才能建立起信任
珊珊来词

很多人说,在华小国文课本中,纳入爪夷字书法艺术或爪夷字介绍的元素,是打开华文教育的“缺口”。前几日与华教人士聊天时,了解到他们口中的“打开缺口”,是指一旦将爪夷字元素纳入国文课本,或者在另一个事件上,允许英语教数理在华小中实行,将导致教育部委派更多非华裔教师进入华小执教,如此一来将造成学校行政或食堂运作上的问题,进而导致父母对华小失去信心,让华小生源逐渐减少,继而影响独中生源、华校未来师资来源,影响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必要性,最终导致华教逐渐没落。这是我首次接触到对“打开缺口”这样的诠释,也思考这是否就是所谓的“惊弓之鸟”。

在爪夷字事件上,身边有一些年龄相仿的年轻朋友其实都不排斥在华小国文课本中学习爪夷字的介绍,或许是没有经历过华文教育备受打压的艰苦时期,没有对“一旦打开缺口,未来必定后患无穷”的担忧,因此相信教育部在首次修改时,表示将学习马来谚语的爪夷字书法艺术,改为透过钞票、国徽和州徽等“介绍”爪夷字,就真的只是简单的认识。所谓“简单的认识”就是知道这些在钞票上的字称为爪夷字,而爪夷字是我国在未独立以前用来书写马来文的字,最多也认识一下这些爪夷字是什么意思,仅此而已,没有学习识别,没有学写,也没有学习发音。

这是在不考虑所谓“执政者有宗教或同化隐议程”的前提下的立场,那就是不反对学习爪夷字的介绍,但是从学习实用性和学习马来文的有效性来说,还是不赞同对爪夷字识别、发音和书写如此正式和深入的学习。然而,随着内阁最后的拍板定案,即保留国文课本对爪夷字的介绍,但是相关教学必须在获得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的同意下方可进行的决定,则让希望看到一个更融合、拥抱与尊重多元的新马来西亚社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感到些许遗憾,因为这让爪夷字元素如同虚设,既没有达到认识马来文有关爪夷字的历史的初衷,也没有借由教育,教导学生如何正确地看待他族的历史与文化。我国无论是朝野,还是社会,在这起事件上,仍走在种族和宗教的道路上,丝毫不见往拥抱多元、肯定多元的方向迈进。

尽管没有经历过林连玉时代、茅草行动时期的年轻一辈,鲜少会有如上所述的过分担忧而变成惊弓之鸟,但是希盟政府执政以来种种玩弄宣言字眼和赖前朝等不踏实做事、不诚恳面对诺言的行为,都在逐步削弱选民对政府的信任,再加上朝野政治人物仍着迷于玩弄种族与宗教牌,更是加剧了各族社会之间的自我保护与处处如惊弓之鸟般防备他人的意识。

我记得很清楚,在爪夷字风波开始的一、两日,我访问的所有教育界人士,几乎都从教育和学习角度看待此事,并且不约而同地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多了解他族的文化也是好事”。反对声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那是当这些教育界人士出席了教育部有关爪夷字的汇报会,看到了即将推出的课本实际上的内容,并非如文件和报道所说的“鉴赏”,而是必须“学习识别和书写马来谚语的爪夷字”,以及当政治人物开始发表诸如“学了爪夷字不代表你会变成穆斯林”或“学习爪夷字是为了伊斯兰教铺路”等言论开始的。

从一开始强调“趣味学习”和“鉴赏文字艺术”,到后来被发现实际上是要学生“学习书写”,实在很难不让人感觉先前说的就是粉饰太平。同时,迟迟无法说明五、六年级国文课本有关爪夷字的内容,也引起华社的担忧,认为这将是逐步深化的爪夷字教学,而朝野政治人物在爪夷字课题上的发言,无一不是充满情绪的尝试说服支持或尝试煽动反对,甚至赖前朝和媒体。信任,是要靠一个个值得令人信赖的行为累积起来的。无论是人民对政府的信任,还是各族之间的信任,都不是在指责彼此缺乏信任后就会瞬间产生的。因此,我期许各部门与政治人物能更诚实和踏实地面对人民与工作,并且坚定朝着多元共存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目标前进。

作者 : 练珊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