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5 07:40:00  2105630
东姑阿比丁.爪夷书法的种族争论
阿比丁思

如果我要为聪明的大马孩子经营一所学校,它的课程将包含爪夷文本书法。这个书法艺术形式将在介绍爪夷文字之后,在一个关于语言对大马和世界的重要性的单元之中,包括梵语、阿拉伯语、华语方言、淡米尔语、拉丁语和古希腊语。然后,我的学生会欣赏马来语和英语词汇的许多常见的词源,并且理解知识总是需要经过世界伟大文明的共享和发展。对于优秀学生来说,我可能会介绍葡萄牙语、荷兰语和日语,以让我们更好地了解我们历史的有关时期。

最后,我将确保孩子们明白在我们这个多元化的国家里,许多方言和语言都有人讲和写:从森美兰的“O”元音结尾到登嘉楼的“ng”辅音结尾,以及比达友社群所讲的许多方言到源自葡萄牙语克里奥尔语的克里斯坦语的存在。

所有这一切的重点都不在于要让孩子们重建完美的写法或达到完美的发音;反之,它是在向年轻人灌输一个事实,即这个世界是由很多不同社群相互关联的历史和文化组成的。

唉,我没有为聪明的大马孩子经营一所学校,不幸的是,现在,爪夷文本书法的优点已经被种族和宗教争论所掩盖,这在我们国家是一个经常反复出现的问题。具体而言,这一事件是因为教育部试图在四年级到六年级的马来文科目中逐步加入爪夷书法单元。

自豪的种族主义捍卫者声称爪夷书法应该──或不应该──等同于种族民族主义议程,然后随着种族主义指控而迅速升级的言论,之后,妥协的 “解决方案”是减少页数并将它变成一门选修科目。

因此,教育部应该做的,对于我来说,就是遵循这个体系的出发点:如果教育部认为增设或修改现有的经过大家同意的课程是有意义的,学校(我的意思包括与家长咨询)应该有权利决定是否以及如何接受它。

在大多数的公共政策领域,我经常反对中央集权式的决策,因为我们国家是一个联邦。教育政策的过度集权和霸权主义尤其是场灾难。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充满了热情,而这种热情在代表父母的组织内不断放大。学校已经成了种族敏感问题的温床,显然,任何针对课程或教学方式的修改──无论有多么细微──都会变得政治化和两极化。

摆脱这种泥潭的其中一种可行的方法是承认这个已经扩展多年的现象,即大家都有选择,而父母会积极地使用它们。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有些华小大多数的学生是马来人,或者为什么私立学校会大量增加。利用我们的联邦框架是自然的步骤,以拓展这些选择并让更多大马人有选择机会。加拿大、澳洲和德国已经做到了,在维持国民团结的同时取得了更好的教育成果:为什么我们不能?

不幸的是,爪夷文本书法争议的“解决方案”为时已晚了。对该部门(以及整个政府)的信心已经下降,且种族和宗教分歧的叙事随着扎基尔贬低大马印度人和华人的言论之后被放大。一旦确定了对某个群体有着“威胁” ,另一个“威胁”的出现可能会进一步助长不信任。公开道歉──在警方禁止他发表公开演讲之后──引用先知穆罕默德反对种族歧视的言论,是不太可能可以说服他诋毁过的人。

值得庆幸的是,大马有一个开明的领导层,更准确地刻画出伊斯兰接受所有种族的人,从各个非政府组织为纪念大马独立和建立做出万全的准备,到柔佛苏丹后纪念她的华裔祖母的故事。

回溯几个世代,大多数的大马人会在他们的基因中找到“外国”血统,但这种族谱不应该是实现色盲公民身分的先决条件──多元化是如此正常,以至于它是不起眼的,而学习爪夷文本书法就像学习中文一样毫无争议。

可悲的是,那一天距离现在仍有一段距离,而提醒大马人我们的多元种族遗产的工作比任何时候都来的更加迫切。

作者 : 东姑阿比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