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7 10:34:21  2106604
杨微屛·家乡拾忆
特色专栏

早晨把车子送到车行保修,职员表明3小时后才完成,于是即兴用妈妈以前常说的“11号车”--走路,游走自己生活的城市。

人们往往喜欢出国旅行,却最忽略自己生长的家乡最有感,想要双脚踏在家乡土地上,沿途拾起记忆当作小旅行的念头存在很久,以前为了上班和家庭两边忙,一直没有行动。

小旅途从亚罗士打电讯塔—城市的地标开始,辉煌条纹国旗迎风飘扬,像游客般拍摄广场花园里盛开的国花,想起童年时老家篱笆也有盛开的大红花。

抬头看到油棕树,想起部长热切要国人和游客认识棕油,自己就不禁笑了,这应该是具备最佳教材的景点。

旅途中经过古迹区,世界排名级壮观的再希尔吉打清真寺、圣乐塔、大钟楼和州艺术馆都是英殖民地前的同系列建筑物,衔接着古迹区的是交接的唐人街和马来由街,傍着吉打河记载着遥远的年代,华裔先贤落脚的历史。

斑驳的墙壁夹杂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一些老行业在岁月洗礼中坚持守着传统的生意,木屐、藤制品、中秋节的灯笼,是乡愁的呼唤。

途经两幅巨大壁画,一幅绘着首相敦马哈迪和国产车、国油双峰塔,当时画中的马哈迪是国阵的首相,而今走出壁画的现实,他却是领导希盟的首相,从我的少女时代到步入中年,国家改朝换代了,奇妙的是领导人仍是来自我的家乡的马哈迪。

拐一个弯映入眼帘的是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壁画,看到国父配合高喊“默迪卡”口号的手势,在倒数国庆日到来时,百般滋味在心头。

越过横跨吉打河的“红桥头”,一排没落的老店烙印我的童年足迹,一眼认出当年爸爸的裁缝店,想起当年毗邻的印裔理发店老板,蹲下身把一片巧克力递到我面前,当时我很小,看到的巧克力好大。

再过去一家商店当年是中药行,讲客家话的老板常会赏我“陈皮梅”当小零食。

穿越老街,途经大伯公庙、印度庙,走回电讯塔对面的时尚购物广场,把老街和记忆遗落在背后。

一个人这样到处走路,别人会想到这人若不是游客,就是神经病。

车行职员适时来电通知车弄好了,在彼此传递的笑容中,挥别友族职员。

日常中感受着马来西亚多元种族共处的和谐,挑拨种族情绪的其实只是政棍。

开车回家路上,想起中国诗人木心,收录在《云雀叫了一整天》里的一首诗《从前慢》:

《从前慢 》

记得早先少年时 ,

大家诚诚恳恳 ,

说一句,是一句 。

清早上火车站 ,

长街黑暗无行人 ,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

钥匙精美有样子 ,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本期推荐阅读:《从前慢》/木心著

作者 : 杨微屛(自由撰稿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