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9 19:00:00  2108002
达祖丁.“愚蠢自大”的父母的自白
横眉冷眼

最近,我们的年轻部长赛沙迪猛烈抨击反对教导爪夷书法的组织,并称这个组织“愚蠢自大”,因为该组织威胁说一旦马来文科纳入爪夷书法,就要发动家长让孩子罢课。这位年轻部长指该组织没有公平对待孩子,因为他们拒绝孩子接受教育。除了称该组织“粗鲁”之外,部长也将反爪夷书法行动小组(SEKAT)组织贴上种族主义者的标签,因为该组织大部分成员是非马来人。身为一名5个孩子的家长,我必须承认我曾经阻止孩子出席学校的某些活动。因为这是我的权利,而最终我必须为我的孩子负责。


有一次,我记得我不允许我的孩子参加学校举办的跨州活动。我的理由是学校不了解城市化的变化。随着更多地方城市化,热岛效应随着砍伐树木和开发活动而上升。身为一名受过建筑学教育的学者,我对周围环境变化和人们的例行活动很敏感。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中暑。


另一次,我拒绝让我的孩子参加露营或户外活动,因为经过勘察,我发现这些地方对我的孩子来说不安全。我也讨厌签署愚蠢的信件,上面写着“学校将不会对任何坏事负责。”我鄙视这类型的信件,因为我见过某州属有很多小学生在渡河时死亡的事件。


还有一次,我被儿子就读的一所私立学校告知,而不是询问,他将被停学5周。我的儿子在数学和马来文科中表现不佳,而老师一直在重复着填鸭式的愚蠢教学方式。我自己也拿了5个星期的假期教他,他在毕业时,这两个科目都拿了B。


我还必须承认,我也会写“假解释信”,以让我的女儿可以跟我一同出席我主持的公开演讲。我认为,我就读中五的女儿是时候开始思考这个国家并跟我一同出席一些我受邀出席的论坛和讲座,这将会为他们提供一些与学校里教的不一样的观点。


我做过最重要的“愚蠢自大”之事就是冲进国民服务营营地,在没有获得指挥官的允许之下把我生病的女儿带走。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我前去探望在国民服务营受训的大女儿,她正在咳嗽,我问她是否有看医生。她说营地的“医务官员”(实际上是一名书记)只是给了她普拿疼。一个星期后,但我再次探望她时,她咳得更厉害了,我就请求当局批准我带她外出去看真正的医生。营地工作人员说我必须获得指挥官的批准,但那天指挥官并不在。我就告诉工作人员说我必须带我女儿回家一个星期并待她康复后再将她送营地。我也告诉负责的官员说,如果我违反了任何法律,警方可以来我家将我带走。我只明白一件事,且是唯一的一件事。我孩子的健康是我身为父亲的首要责任,地球上没有一条法律会改变我的想法。我想只有有孩子的人会理解这一点。


恕我直言,年轻的部长,我们知道我们对孩子的责任。在我不允许我的孩子参与学校活动期间,我从未抱怨过学校的短视或缺点。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父母们,对此是非常“愚蠢自大”的。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