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30 08:00:00  2108290
吴海凉.模糊焦点下的迷失与失落
本报特约


2018年5月9日人民和国家60年后首次迎来了一个新政府,改变现状的热切期盼最终转换成国民心头的兴奋。新政府成立15个月后的今天,国家迎来第二个国庆,要庆祝什么呢?一个进步又和谐又团结大马国目标的浮现,还是反省些什么呢?反省为什么种族至上主义和越来越严重的宗教课题(例如伊斯兰化议程的无节制推进)还是纠结不去,国家的政经发展和人民的贫富问题还是难以掌握,也看不到当前中美贸易战中大马应对世界经济格局变更的对策,在政策模糊对策与发展视野失去焦点下,我们欲奔向何方,更准确切地说,希盟执政的头头们打算带领我们到何方?

过去62年以来三分二时光都耗费在种族政治及近期所谓的伊斯兰化议题的旋涡里。一个实行了半个世纪不以需求取向(needs based)而以族群考量的扶贫政策(NEP), 它造成意料之外的恶果今天有目共睹。政治人物特别是贵为国家级领导人,拜托,今后千万不要再使用四十多年前的那一套,拿族群间的逆差作为压倒对手提高自己讨价还价的本銭。今天四十余年后,不要再说马来民族落后赶不上其他族裔了,因此种种不公的保护措施依然有效。其实马来民族己不再是独立前的样子了(除了低下层的马来民众还需额外给予关照外。)马来同胞在各领域的表现和占有率早己不可同日而语。除公共领域引领风潮,私人业界和工商金融领域从低到高层的普及参与也有长足的进展,教育界更一技独秀,司法界也不差。当国内各族间职业就业收入等差距渐渐缩小,再不断强调种族因素作为发展的动力己无实质意义可言。相反地,去种族化选贤与能,凭真功夫秉承各族所长在优势互补互惠合作下不分彼此为国家献力,才是激发全体大马人的潜能,实现国民只求理念趋同拒差异分化的进步思想新纪元。

另外,独立后马来人在各行各业的全面参与和良好表现,无形中增长了他们的能力和自信。有信心后做什么事都不轻言退缩。语文是沟通的工具,既然非马来人非学国语不可,政府又何妨多方鼓励马来子弟也去学学华淡文,促进沟通是一回事,提升他们的竞争能力才显得更重要。从一些已学懂中文的国内马来精英或专才所表现的一派中庸与开明看,学习了解彼此的语言是继去种族化后去思想极端偏激化作风的良方。

国家若会出现新危机,那么学界提出的所谓政治化的伊斯兰(political Islam)便是其一。这个现象非新鲜事,新鲜的是它的严重普及化,因为带有政治目的的伊斯兰复兴社会运动浪潮已早在全球各地进行中。然而在大马多元宗教文化组成的社会,走强迫性推展单元性信仰的举动是违宪的,也是有违人权的。基督教牧师离奇失踪案不谈,较热门的是一个受印度政府及多囯排拒的传教士,立足大马得贵宾招待后竟然大放厥词伤了国人的心,只因他是穆斯林,不是一般的穆斯林而是别有居心说话有特别用意的煽动民心者。这事件连同也是闹大了的华淡小学生需学爪夷文书法事,足以说明推展种族伊斯兰化议程已成某些人或政党的终极目标。比种族主义更为差劣的所谓马来人至上主义(ultra-bumiputraism)和生活上的泛伊斯兰化主义不会是这个多元宗教信仰国家进步的成长要素,相反地应是毒素。因此去种族化之余再加上去伊斯兰化的扩张,是允许大马原生人文生态环境得以重生,而不是像制造环境污染一样,人为般破坏了美丽家园原有多元信仰的人文景观。此外,人文污染要铲除外,象征真正环境污染影响健康的莱纳斯稀土厂,有害就是有害,有害的作业还不是照样需去污化不得给予任意再操作的严正处理吗?

前朝国阵政府陷入贪腐营私舞弊等种种败行,严格说出在权力制衡不到位,也就是首相人的权力太大了,大到似乎无人或党可管控的地步。试问,1MDB的贪腐公财私用私呑,还不是official no 1 说了算之故。国人反对的第一和第三国产车计划继续推行,还不是首相说了算之因吗?所以说解决之道在于今后内阁阁员的委任,应改为各党党魁直委,而非首相说了算,就能多少制衡当前权集一身,大官小官一概非向他看齐不可所引发的不理性的决策后果了(这也是导致前朝执政联盟倒台的一大败笔)。

记得90年代敦马任相时,曽鼓励他的内阁阁员细读美籍日本学者大前研一的《策略家的智慧》。这次高龄的他再度当相,我们应建议他再次鼓励他的部长(应包括他自己)去读以色列历史学家诺亚哈拉利(Yuval Noah Harari )的畅销书:《二十一世纪的二十一堂课》,看看当今举世大蜕変下应如何面对世局的大挑战,而不尽是投注些什么国内劳什子的内耗小事。我们现在所面对的是全新工业4.0革命新局面所带来的诸如物联网、植入技术、3D打印、无人驾驶、智慧城市、大数据和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人工智能和人类可能面对大规模失业等等问题。这些新发展的影响对国家领导人而言都必需有基本的认知和领悟,才能在拟定策略时有所包涵,特别是教育与经济两大优先领域,更不能失去时代悸动的脉搏感。种族与宗教、黑鞋与白鞋、爪夷文与莱纳斯稀土厂、印籍伊斯兰传教士扎基尔的叫嚣和谁和谁共眠等等等不会引领大马走在世界前端,哈拉利的21堂课还有可能,(也包括他另一名著《人类未来简史》)而去种族化、去伊斯兰化、去污(染)化和当前推行中的去贪腐化,这些则更加有可能。我们己失焦,看不到改变的真谛和发展的大方向,还终日因种族与宗教闹了数十年还吵个没完没了,这个国庆日,改改思维罢,这样或许明天会一样美好。

作者 : 吴海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