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09 07:00:00  2112056
邵美凤/血光之“脚”
编采手记

经历了四个多月的煎熬,左脚终于痊愈了,可以摆脱夹脚拖鞋,光明正大地穿上球鞋。

自从左脚被热水烫伤后,不管是上班,去医院,或出门逛街,都是拖鞋陪伴,出门一趟回来,脚趾甲缝边处都染了灰变脏了!没办法,受伤面积太大了,复盖整个左脚背,无法穿其他鞋呀,只能委屈双脚了。

怎么会受伤呢?现在回想起来也百思不解,又不是第一次煲热水,明明就很小心了。

也罢!许是年纪大了,体力不济,老是忘东忘西,集中力、注意力又变差,所以才容易出错,搞出一堆麻烦事来。

比如,开车忘记换档,蒙查查不知,三档拖着走了一段长长的路(变速箱坏了要修要换,要花不少钱呀);

比如,切菜切得快,稍一分心,手指就完蛋了,轻则小伤,重则皮肉开花;

又比如,近来时常忘记带手机出门(这个比较大祸,什么资讯联络都在手机里)。没带出门逛街是小事,上班忘记带就够够力啰,开电脑开邮件开采编系统都要用OTP,真的是欲哭无泪呀!

不说还好,一说就发毛。左脚才痊愈,险些又中招,惹来血光之灾。

话说两个星期前,晚饭时一不小心手滑,打翻了整锅热腾腾的卤排骨,惊魂瞬间赶紧弹开,别让自己再受伤。

老妹站在饭桌旁,看到整锅卤排骨飞天堕地那一刻,吓得脸都绿了,并厉声警告:“从今往后,凡是热水、热汤、热粥、热菜、热热的东西,你,一概不准碰不准拿,我来拿。”

哎呀,老妹发老飚了。

受伤期间多亏老妹一人照顾,兼职司机、佣人、保姆,吃喝拉撒一手包办(不对,拉撒自己来,单脚跳进厕所自个解决),那里还敢造反啊,只好沉默是金,明哲保身。

低下头检查,谢天谢地,左脚没受伤(左脚真是多灾多难,这次二级烫伤,上次是下楼时玩手机不慎踏空扭伤,上上次脚趾被房门夹伤,上上上次……总之大伤小伤不间断,为它默哀3秒)。再瞧瞧右边,菩萨保佑,右脚完好无缺,虚惊一场。假如万一左脚或右脚(搞不好两只脚)再有什么“冬瓜豆腐”,老妹可能会去撞墙呀!

奇怪呢?

每年都有拿时辰八字去批算,明明今年是:百无禁忌,工作是非多,没说有血光之灾呀!

这次伤脚又破财,哪里出错呢?哪里有问题呢?

我?八字?还是算错?

见鬼啰!

作者 : 邵美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