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0 07:00:00  2117461
【爱长在】叶福成:礼仪师助完善打点丧礼,人生终点送行者
优质生活



叶福成:礼仪师必须拿出真诚的心来协助丧亲家属,而不可增加家属负担。



一场丧礼中,丧亲家属要面对悲伤,决定了丧礼仪式后,已经无暇顾及琐碎事务,而礼仪师就是打点一切的角色,而一个有温度的礼仪师将可以减低家属的悲痛情感。

礼仪师一接到“订单”后就会协助丧亲家庭处理亡者后事,包括到医院领尸,通常会到太平间见家属。若往生者在家中去世,礼仪师必须上门安抚家属情绪,之后安排医护人员上门确定死亡体征,再协助家人到警局报死,申领下葬证书,直到整个丧礼完成。

叶福成,当了礼仪师16年。原本是资讯工艺业者,后来遇上经济风暴失业,转行做殡葬业,从柜台销售员做起,逐渐打开也打破他对这份工作的眼界。

他表示,台湾是有开办专业的礼仪师课程,但马来西亚没有,一切必须由低做起,从销售、礼仪师助理到礼仪师,全靠经验累积。

在他的礼仪师生涯中,见过形形色色的丧亲家庭与死亡原因,最令他难忘的一次是遗体在眼前而不知觉。

“那是十多年前的难忘经验。当时有一对夫妇来到殡仪馆,太太抱着一个孩子,丈夫在柜台跟我谈,说要为往生的孩子办身后事。当办完所有手续后,我就说可以去处理遗体事务了,他才告诉我,太太抱着的那个就是往生小孩,原来他们从医院领了遗体后就直接抱来,而我是对着遗体谈他的身后事。

“那位妈妈非常悲伤与不舍,我们要处理遗体时,她紧抱不放,直至丈夫安抚了两个多小时才肯放手。火化后,妈妈对着上天说了一句‘既然你把他给了我,为何这么早就带走他’。那个情景我永远都忘不了。”

一场丧礼中,礼仪师扮演着贯穿全程的角色,从遗体处理、丧礼仪式、打点到出殡,协助家属顺利办完丧礼,不增加家属的负担,但不会提供悲伤辅导。

礼仪师也有“行规”,就是不过问往生原因,除非是传染病事故则另当别论,需做额外防护及安全措施。

叶福成坦言,虽然不可以挑工作,但他最不愿意接的案子,就是交通意外,尤其是全家枉死的意外,更令人心碎。

“几个月前一宗严重交通意外,一家大小命丧车祸中,剩下一个老人家处理后事,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在话下,很多事情都难拿主意,也不愿面对。我要分批从太平间领出遗体。正常程序是家人必须去确认遗体,但老人家放弃认尸,由其他家人安排,这案子压力真的很大!”

另一次的经验也让他心有余悸。当时他协助亡者家人在医院太平间办理手续,除了要对往生者名字及资料之外,也需要家人确认遗体。可能家人不敢正视遗体,没看清楚就直接确认,然后送上灵车,准备运回家。

家属不愿面对竟领错尸

“在回家路上,医院打电话告诉我们搞错身分,于是马上转头送回,真正确认了遗体后才领走。所以无论多不愿意面对,一定要有一位亲人来确认遗体,毕竟外人无法根据身分证或资料来证明是否往生者。”

他也见过丧礼中出现家人意见不合、打架,甚至惊动警方的事情,礼仪师只可以协助仪式顺利进行,这些纠纷不便插手。“在整个丧礼中,最牵动人心的是封棺那一刻,是最不舍的时候,最需要我们引导家人平复心情,好让仪式完成。

“我曾被不能接受我们专业做法的家属骂过,要求按照他们的想法来办理,但有些事不行就真的不行,需要好好解释。不过,骂得最凶的人,往往却是在丧礼完成后最感谢我的那个人。”

纵然礼仪师面对死亡已经是平常事,或者是“分内事”,但面对至亲的离世,无论经验多丰富也会变成“家属”,经验与知识都派不上用场,叶福成在父亲离世时就深切体会到礼仪师的工作很伟大。

他说:“虽然对整个丧礼流程都很清楚,但还是需要礼仪师的协助安排,我那时才真正明白礼仪师的重要,当下跟自己说,要记住现在的心情,以后的案子都必须从家属的角度出发做好每个细节。这也是我往后跟新人说的话,用心去做这份职业,不要抱着为了做而做的心态。”

礼仪师是一份不计地点与时间的工作,随时随地都可能接到案子要马上出门,甚至陪家属飞到外国办理运送遗体手续,在帮忙难过不已的家属打点一切时,要确保没有疏漏。

他直言,当初连自己也难以接受转行的决定,以为只是短暂的工作,但最后却越做越喜欢。

“对礼仪师来说,不论是什么身分、背景、老人、小孩,男性、女性,都是一样的,重点在于心。我也曾经历过为做而做的麻木阶段,后来经过父亲往生及上过生死学工作坊后,我把每个案子都当作是第一次的心态来处理,因为那是最用心的,莫忘初心。”

现在的叶福成,非常明白生死不由人,所以不会说人生无常,而是要珍惜眼前,这是他从事这份工作后的最大感触。


作者 : 报道:本刊 张露华 摄影:本报 黄志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