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7 08:30:00  2122124
郑丁贤:一宗非常凶杀案
非常常识

事件经过,大致如下:

槟城一家外资工厂,一名巫裔离职员工回到工厂,突然以巴冷刀挥砍一名印裔品管女主管,而一名华裔保安经理赶来阻止,也遭到攻击。

直到警察来到,凶手转而攻击警察。结果,警察开了3枪,打死了嫌凶。

女主管较后因伤重而逝世,保安经理则送院治疗。

槟城警方发布声明,称嫌凶患有自闭症;而工厂员工称嫌凶精神异常,经常独自一人喃喃自语。

之后总警长阿都哈密也说,嫌凶长期观看中东的视频,内心被宗教仇恨所影响,引发了杀人动机。

抱歉,我在叙述这起事件时,写出了嫌凶和受害者的种族身分。严格来说,这不符合新闻伦理的要求,因为可能塑造族群刻板印象,或是有影射之嫌。

只是,一宗精神失常的杀人案,随后的发展,被扭曲为宗教种族课题,所以不得不道出涉及者的种族背景。

话说,事发之后,网络上,特别是马来社会的社交媒体,纷纷为嫌凶打抱不平,指嫌凶是一名虔诚的穆斯林,他之所以攻击受害者,是因为这两名非穆斯林主管污辱伊斯兰,激怒了嫌凶,因此挥巴冷刀对付他们。

然后,这种论调走出网络,进入真实世界。

巫统女青年团的副团长努鲁安玛,在吉兰丹一项公开演讲中,声称嫌凶是一名殉教者,他是因为两名异教徒污辱伊斯兰先知,而采取反击,“愿他上天堂”。

泯灭人性的凶手,被推举为烈士英雄,他们的出发点,究竟是有特殊动机?还是今天大马的宗教和种族关系已经到达如此恶劣的地步?

任何事件,从之前的兴都庙骚乱,到近期的大道车祸互殴,乃至杯葛非穆斯林产品,以及这宗命案,都要成为种族宗教对抗事件。

或者,两者是互相影响的。

因为对其它宗教和族群的仇视,让一些人刻意寻找各种机会,藉各种事件来制造谣言,进而把这种负面和危险的情绪,扩散到社会各层面。

任何一件单纯的事件,只要贴上宗教和种族的标签,就引起广泛的认同,人们群情激昂,把愤怒和怨恨投向另一个种族。

群体效应之下,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厘清真相;甚至,他们根本不想要知道真相。

回到这宗工厂凶杀案,我为死者和伤者叫屈。他们无辜被害,已经是个人和家庭的重大打击;但是,却还有人对他们套上“污辱先知”的罪名,并受到谩骂和讥讽。

这是他们的不幸,也是大马的不幸。

总警长阿都哈密宣称要对付这些散播谣言,破坏社会和谐的人士。这是必要的行动。

然而,对付少数几个人,看来无助于解决社会大面积的仇恨和敌意。

人民自小被灌输狭义的宗教和种族思维,国家政策把人民分裂为几种公民,政治上无止境的操作宗教和种族课题,那才是仇恨的根源啊!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