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28 07:20:00  2122621
黄泉安.何妨以汇率做经济复兴指标
开门见山


跨国贸易制度下没有任何国度是孤岛,经济交融要以汇率做交易与服务买单的指标和基础,货银两讫,皆大欢喜。

但对国民来说,不管你是被迫把孩子保送国外深造或做生意必须买办入口原料,当你缴交孩子学费、采购舶来品或到海外消费,最直接的冲击,就是每一令吉能换多少外国货币。

在这方面,国阵时代人民吃大亏,一到国外兑换欧元美元、新元或泰铢,就见荷包缩水,信用卡爆棚;但希盟执政500天之后还不是一样,令吉实力不但仍无起色,还大有每下愈况的难堪。

因此,庶民的感受很直接,你们财政部和国际贸工部整天对海外直接投资(FDI)数据讲得天花乱坠皆与人民口袋无关痛痒,唯有令吉兑外币有起色,才算你希盟政府经济干得好。

所以,10月份公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无论财长讲得如何口沫横飞,甚或老调重弹继续怪罪前朝,但人们最直接的感受,是美元兑率几时回到3.80或更低,星币几时能回到当年的2.50?

一般人民不甚了解的是,为何马币一到外国兑换竟惨不忍睹?其实,民间对国家经济好坏的解读法非常简单,北上泰国或南下新加坡消费都会汇率吃亏,现在进入希盟时代,马币兑泰铢汇率竟然跌到每令吉7.42?

若论经济数据,依据美国情报局资料库显示,泰国人口比马来西亚大,2017年国家总生产(购买力平价)为1.236兆美元,比马来西亚(9333亿美元)更高;同时,泰国出口量大,国家总生产(官方货币汇率)为4554亿美元,也比马来西亚(3124亿美元)为高。

但在生活素质方面,泰国人均收入却比马来西亚低(2017年泰国预计1万7900美元,马来西亚2万9100美元);此外,2018年泰国的基尼系数家庭收入分配落差高达43.70,相比之下,马来西亚仅是42.80。但在边境经济一线之隔的马币、泰铢,汇率日益悬殊是令人忧心的,因为它并不代表马币低迷能使我国出口货更具竞争力。

举个例,9月24日我到曼谷公干,当地最吃香的货币兑换商Superrich汇率表,指明3039泰铢兑100美元,但却要409令吉才能兑3039泰铢,间中道明令吉兑美元是4.19左右,但令吉兑泰铢鸿沟却更大。美国是大马和泰国的重要贸易伙伴,当令吉兑美元汇率竟比泰铢也不如时,财政部长讲多也没用,更休想逃避这个累及全民购买力日渐颓蚀的困境。

马币汇率颓靡,自马哈迪1.0时代既已展露无遗,是多年经济顽疾。本专栏不做学术性剖尸,只想以简单理念来帮助庶民理解制定汇率的基础理论,希望能牵引民间去监督希盟政府把关经济的必经之道。

一般上,各国都会通过各自的中央银行发行代表本国贸易基础的流通货币(简称通货),基本上是一种/一组用做物资交换的工具,因此才有“货币”的简称。跨国性贸易难免会涉及结账时不同货币区之间互相兑换货币的需要,因而,汇率的概念由此生起。

所谓汇率,是指不同国家货币之间的兑换比率或比价;基本上,若依汇率制定的不同方法,可划分为“基础汇率”和“套算汇率”。基础汇率是由相关国家所制定的本国货币与基准货币(关键货币)之间的汇率;至于套算汇率,是在基础汇率的基础上,套算本币与非关键货币之间的汇率。

目前,美元畅行国际,各国外汇市场上每日公布的汇率,均为各种货币与美元之间的汇率;而非美元货币之间的汇率,大都通过美元套算出来。我到寮国、缅甸、蒙古旅行,信用卡和现金汇率,都以美元做中介来套算结账。

话说回头,自1973年3月之后,全球金融体系以美元为中心的固定汇率制度已被放弃,并由浮动汇率制度所代替。

实行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大都是世界主要工业国,如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等,而其他多数国家和地区(包括马来西亚)仍实行“钉住”的汇率制度,其货币大都钉住美元、日元、法国法郎等构成的一篮子货币做后盾。

此后,在浮动汇率制下,国家汇率体系趋向复杂化、市场化,而各国不再规定汇率上下波动的幅度,中央银行也不再承担维持波动上下限的义务。

实际上,各国汇率是根据外汇市场中的外汇供求状况,自行浮动和调整的结果。同时,一国国际收支状况所引起的外汇供求变化,也已变成影响汇率变化的主要因素。

例如,国际收支顺差的国家,外汇供给增加,外国货币价格下跌、汇率出现下浮。至于国际收支逆差的国家,对外汇的需求增加,外国货币价格上涨、汇率就会出现上浮。相关国家一旦货币汇率上浮,就是货币升值,下浮就是贬值。

当然,汇率出现短暂上下波动,仍算是外汇市场的正常现象。反之,若像大马令吉长期汇率低迷不振,我们可要追问我国的国际收支顺逆差、外汇大幅度撤离和注入的净对比、国家总生产增幅、国债负荷度、国家还债能力、失业率、通膨率的管制绩效。这些都是我国的生命体征,不能不好好把脉。

更复杂的技术性监督,也包括本文提及的国家总生产购买力平价(GDP - Purchasing Power Parity))所牵动的利息计算制。在传统“一价定律”已被实质摈弃状况下,它也会缔造汇率浮动失控的劣势。

10月11日财政预算案,且让我们看看财长林冠英如何表演。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